赛场内外
看世界杯学方言 网络流行金句梅西“慌得一批”出自南京话
来源:网易体育、肆客足球APP 2018-06-21 19:09:16

  在阿根廷战平冰岛的赛后,梅西代言的蒙牛广告被网友疯狂恶搞:“我是梅西,我现在慌得一批”,这句台词在诞生之后风靡了整个朋友圈,在近乎病毒式的传播之后,“慌得一批”这句话俨然已经是本届世界杯除了天台外的第一热词。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那么,这个词是从哪来,又是怎么火的呢?

慌得一批考据:来自南京方言

  在看见这个词,江淮地区,尤其是南京的球迷朋友应该感到非常地亲切,因为这是一句非常典型的南京话(属于江淮官话的一种),在南京话中,X的一逼是固定句式,而现在流行的一批来自于“一逼”的变形(可能来自其他地区方言对此的更改),由于如今网络上与“逼”相关的多为负面词语,例如傻逼、二逼等,因此为了传播性,一逼逐渐变化成了一批。而X的一逼的意思是“非常X”,其表达的程度比较深。举个栗子,如果你要夸一个姑娘好看,你可以用“好看得一逼”来形容(请勿模仿),而如果你喜爱的球星打进了一粒非常精彩的进球,你可以高喊“这球吊的一逼”来表达你的膜拜。图片

  “一逼”这句话其实在很早之前就与体育圈有了交集,在2011年武汉男篮亚锦赛决赛,中国队险胜约旦夺冠的那场比赛,出生于江苏南京的易立在赛后回答记者提问时忍不住说了一句“这屌比赛难打得一逼……”,不过由于这个表达方式不够文雅,因此在现场直播之后的报道中就被掐掉了,如今只是作为一段“传说”流传在球迷朋友的口口相传中。图片

  当然,由于这件事情本身影响力有限,所以它并不是“一逼”这个词火遍大江南北的原因,这只能说明这句话不是最近才有,而是早就存在的。

黄健翔科普:世界杯金句出自南京话  

  “慌得一批”和梅西广告P图迅速走红社交网络。对此,著名解说评论员黄健翔给出了自己的科普。

图片

  黄健翔晒出一系列世界杯P图,并解释道:今年世界杯一个不留神南京话成了大赢家:慌得一批里的“一批”其实是从南京话的“一B叼骚”简略和文明升级来的。南京话里就是非常非常,特别特别的意思。近年来,年轻一代为了避免说脏话,有时把这句俚语说成“一比”,“一批”等谐音。 ​​​​黄健翔祖籍内蒙古乌海,1968年出生于重庆永川。1977-1986年间,黄健翔在南京度过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稳如老狗与慌得一批

  现如今虽然慌得一批火了,但对此句话熟悉的人应该知道,慌得一批其实经常和另外一句话搭配使用,达到“食用更佳”的效果。其原句是:“看似稳如老狗,实际慌得一批”

图片

  这两句话工整对仗,两个核心词稳和慌交相辉映,闪烁着凝练这无数网友自黑抖机灵的智慧光辉。但实际上,这句风骚的台词前一句和后一句的来源却完全不同,一般对于混迹网络多年的老饕来说,前一句用到的稳字有两个来源:一个是戒赌吧的“老哥稳”,而另一个根据政策不予显示,所以不在讨论中。

  “老哥稳”该词最早源自于戒赌吧,是楼主欠高炮或者小贷撸爆了的之后被迫跑路,在贴吧上直播跑路途中各种极限操作时,常见的有沙县逃单,跑到陌生城市或深山老林,直播修车(戒吧约炮或大宝剑的黑话)各楼层的标准回复。“稳”字表示了对于对方的极限操作的惊叹,“老哥”是戒赌吧吧友相互的称呼,常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难兄难弟的一层含义。而后该词慢慢走红网络,不再是戒赌吧专用词,意思也被逐渐曲解和泛化,很多时候只要表示很赞都会用上老哥稳,而有时,为了方便表达,老哥这个称呼也可以省略掉。

  那么稳又是如何同慌搭在了一起呢?其实也不难理解,由于稳最早的寓意是展现戒赌吧吧友躲债主的极限操作,一不小心就得唱“凉凉”,所以网友经常调侃玩极限操作的人外表看上去稳如狗,但是内心其实很慌。

  在“稳如老狗”、“慌得一批”逐渐为人所接受的过程中,它们遇到了它生命中的那位贵人——电竞圈。由于电子竞技游戏经常会有“极限反杀”、“丝血逃生”这样的极限操作,因此这个用词和电竞圈可谓是一拍即合。不同于书面语和一般讲话,稳如老狗和慌得一批自带一股皮劲儿,所以一时之间无论是万人瞩目的网红主播,抑或是网吧一角的“电竞小学生”,他们都在用着这句说起来很“得劲儿”的话,因此在今夏世界杯蹿红之前,这两句话在主播与他们的粉丝之间,使用频率实际上已经相当高了。

  PS:当然这句话也有“看似慌得一批,实际稳中带皮”的变种。

图片

慌与毒奶

  作为曾经一度成为社会现象的直播行业,其中的主播实际上可以认定是一种基于某个主题的直播脱口秀,当然脱口秀千差万别,有的基于秀,有的基于脱,可最终还是要靠口条,而在电竞圈红火发展的今天,很多优秀主播已经演变成了一种变相的脱口秀,要吸引观众注意获得流量,主播们自然也要在“交互效果”上费一番心思。而作为主播的“前身”——游戏解说,最为中国可能是最知名的星际争霸解说,黄旭东和他的搭档孙一峰以独特的“相声”形式,为这两句骚话的发展和传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图片

  黄旭东和孙一峰两人都是星际争霸的游戏解说,人称“星际老男孩”,在圈内有谐星之名(好奇宝宝可以百度一下谐星语录)。两人搭档解说和主播效果自带BGM,经常彼此拱火相互完爆对方智商——因此有了国内星际争霸圈知名的节目“智商杯”(可见两人脸皮之厚23333……)而由于此二人都有职业背景,善于揣测选手心理,在解说的过程中也是一路骚话连篇。

  举个例子:“哎呀你看着XX这一波两兵船送的,XX现在肯定慌得一批” “XX这波是虚张声势,他在偷矿兵力落后很多,看似镇定,实际心里肯定慌得一批。” “100人口打70人口,你看XX虚的要死。”“慌了慌了,操作失误啊,毒爆没跟上啊。”

  不过,虽然黄旭东对于比赛的解说相当到位且合理,但是这个世界就是会有很多“不合理”的事情发生。在飞龙骑脸事件发生之后,黄旭东一跃成为“毒奶”教主。

  PS:飞龙骑脸:飞龙是星际争霸里虫族的兵种,骑脸说明数量之多,经济之好,优势之大。其梗源于一次星际2的比赛,当时使用虫族的TooDming(土豆明,小明)180人口飞龙狗毒爆,而他的对手阿里加仅有120人口的哨兵追猎,无论从部队的战斗力还是机动性来说,小明的优势都十分巨大,基于当时情况的判断,我们的解说黄旭东说出了“哎呀!这优势这么大,飞龙骑脸你告诉我怎么输?”这句经典解说词,不过在黄旭东说完这句话以后,小明突然出现了迷之操作,迷到什么程度?几乎接近双手离开键盘的那种窒息操作,在这样的情况下,阿里加则上演逆天操作最终完成了惊天大翻盘,在比赛结束之后,观众纷纷高呼黄旭东这波毒奶威力惊人:奶香四溢毒性发作,小明瞬间七窍流血。

  毒奶:所谓奶,在电竞中特指治疗辅助职业或治疗的动作,而毒奶顾名思义,就是有毒的奶,即起到治疗的反作用,害死队友的行为。该词被发明出来以后得到广泛传播,也作口头诅咒、反向加油之意。

  事实上,和“慌得一批”一样,如今在体育圈乃至整个竞技粉丝圈里都广泛流传的毒奶两字,其实最终归根溯源都能落在旭东老仙身上。而老仙除了在电竞圈奶谁谁死的恐怖战绩之外,其在其他行业的狂奶逆天也是不遑多让,效果甚至更加恐怖,被称为因果律武器,人称“军用张召忠,民用黄旭东”。以至于后来网友在提到黄旭东之后都得加上形容:“旭东老仙法力无边”“曾经我迷信科学,直到……”等等诸多形容。

  而在这其中,足球圈尤为严重,因为这简直就是除电竞圈以外被黄旭东荼毒最惨的行当,我们可以说,当今世界上每一次重要足球奇迹的发生,背后都有旭东老仙冥冥中不可逃避的诅咒:
比如——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半决赛前,黄旭东表示荷兰将与巴西会师决赛,他同时强调“没有内马尔的巴西队才是真正的巴西队”,然而在他说完之后东道主巴西立即惨死,被德国7-1血洗,而荷兰也倒在半决赛。

图片

  2015年1月,有好事的观众请求黄旭东对亚洲杯进行预测,老仙再次发话:“不用预测了啊,中国打不赢乌兹别克斯坦的,不用预测的,肯定打不赢的。至于为什么,中国上次我跟大家分析过了,中国足球队只能踢踢西亚这种软蛋队我跟你说,踢乌兹别克斯坦,身体又踢不过别人,技术还没别人好,这踢个毛啊踢!”次日,中国队以2-1的比分战胜了乌兹别克斯坦。

  2016年欧洲杯决赛,黄旭东在葡萄牙和法国常规时间结束之后发了一条微博:“纵观90分钟,法国的确踢的更好,葡萄牙能战平已经是万幸了,这球拖不不到点球了,加时赛,葡萄牙肯定gg。相信我,没有c罗的葡萄牙,还真是不行...“此后葡萄牙加时上演绝杀,捧起了那届的欧洲冠军奖杯。

图片
 

  2017年黄旭东的毒奶迎来了巅峰一役:在巴萨与巴黎欧冠八分之一决赛的首回合,毒奶教主在直播中表示:“巴黎踢巴萨巴黎死了,你以为卡瓦尼进的了球喽,巴黎绝壁赢不了巴萨,巴萨那三个前锋太tm猛了。。。巴黎不可能赢得,你们说卡瓦尼?哼,他能进球是建立在打弱队的基础上,打巴萨他球都摸不到。”结果当晚,大巴黎4-0血洗巴萨,卡瓦尼取得了进球。

  随后的次回合。旭东表示巴萨主场将无法扳回比分,无法晋级,并以女装作为赌注。然而比赛开始之后巴萨连续追分进球,大有逆转之势,旭东老仙慌得一批,但卡瓦尼进球之后,旭东老仙以为稳了,发微博称:“巴萨怎么可能翻?神将卡瓦尼在此,哇哈哈哈”。当然后面的剧情大家都知道了,巴萨最后时刻绝地反击打入不可能的三连击,破欧冠历史上的逆转记录,以6-1的比分淘汰对手晋级下一轮。

图片

  2017年3月,黄旭东在中韩大战之前再次开“毒奶”,这一次他不仅毒奶了国足,还点了于大宝的名字:“今晚里皮没听取我意见,如何破敌?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看国足比赛。还一个前锋叫于大宝,md名字倒是有点好记,吹了那么多年也没起来”结果在当晚的比赛中,于大宝攻进全场唯一进球,国足1-0战胜了韩国队。图片

来源:网易体育、肆客足球APP 编辑:许凯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