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染回黑发是我最不待见的傻事!”气场全靠“奶奶灰”
2017-09-08 13:19:05

 图片

文/明前茶

  到了有阅历的沧桑之年,要不要把头发染黑?这成了很多人纠结的问题。伪装年轻是一件多么从众如流的事,虽然其中可能暗藏了某种心虚与忐忑。当然这种伪装从来就是不长久的。白发,总是色素染不尽,秋风吹又生。说实在的,我很怕看到佝偻着身段的中老年人,一头漆黑的头发下面都是雪白的发茬,风一来,掀动头发,就像扣了一顶怪异的黑色假发套一样,显出强充年轻的造作感来。

  为什么就不能泰然接受头发的颜色慢慢变淡、变灰、变白?要知道,这可是如今特别风靡的“奶奶灰”发色,代表着酷、另类、淡定,就像所有的人都在伪装年轻时,你偏有逆流而行的勇气。就像加缪说的:“如果可以逆着开启生命,从90岁往回活,你的选择也许与昨日不同。”

  头发,不只有白与黑两种色泽。黑发变白的时候,会有很多漂亮的过渡色,深棕、灰棕、灰黑、浅灰,还有发亮的银灰色。有时,你可以在一根头发上看到这些奇妙的过渡。就像一个人五六十岁这个阶段,是从冲锋陷阵、积攒功名,向自我满足、发展志趣的方向悠然转折。这是何其有气场,何其自在优雅的时刻。就像青春的尽头,不一定是欲望尽失、心灵枯憔。明白了这一点,

  过渡期的自在与辉煌,将像夕阳一样瞬息万变、绚烂耀目。然而,大多数人完全没有心情去体味这一点。他们急忙染黑头发,好像偷到了一段年富力强的时光。

  唯有极少数人,可以逃脱这种几乎是命定的虚荣。

  年轻时与崔健一起玩音乐的杨乐,因为参加《中国之星》节目,意外爆红。在节目中,不同于其他歌手盛装登场,杨乐只是一件白衬衫、一条牛仔裤,抱着吉他上来唱歌。很有意思的是,他的头发就是生动的灰白。而且是银灰、黑灰、灰棕等颜色掺杂的灰白,有层次,有意蕴,有气场。说起发色,杨乐有点小得意:“头发会自然长成与你的面容、年岁相仿的样子。为什么要染头发?我在30岁的时候就接受自己快60岁的样子。头发的颜色,就是我们最自然的心灵独白。”

  听着很符合他在歌坛的“诗人”身份。

  无独有偶,过了一阵子,来自重庆的八旬老太梁喜德忽然成了“网红”。她是去沈阳探亲的旅程中,在姨孙女林丹的安排下,拍了一组“时尚大片”而走红网络。不管换什么衣裳,梁奶奶永远不会忘了手持拉杆旅行箱摆造型,她的标配恰恰是:墨镜、丝巾、奶奶灰短发。梁喜德建议她的同龄人:旅行是这辈子最重要的事。因为唯有这一刻,你不再是围着锅台转的老奶奶。你能唱着歌谣,吹着口哨,让年轻人看看,变成老人,也可以这样幸福自在、洋洋得意。而出门旅行一定要保有神秘感,墨镜一戴,你看这世界的眼色,这世界看你的眼色,全变了。而染回黑发是我最不待见的傻事。你想啊,要让黑超这样帅酷,怎能没有一头银发来衬?

来源:扬子晚报繁星版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