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丁山猪头肉
2017-09-11 11:58:50

       如果我说猪头肉最好吃,肯定没人应和。猪头肉算什么东西,下等货,酒宴台上都上不了席面。但是我开笔写宜兴各乡镇至味写到丁山时,第一便温馨地回忆到了它,对,就是猪头肉。过去小刀手杀猪,卖猪头是件头疼的事,猪肉可以半斤一斤地卖,猪头却不能半斤一斤地分开。除了办大事祭神,谁会买个猪头呢?猪头的出路大约只有两条,一是过年卖咸猪头,穷户人家买不起肉,弄个猪头回家也算是开大荤了,二是给小饭店和熟食摊。

  宜兴的小刀手比较幸运,他们的顺口溜是“猪头不难卖,只要到丁山”。丁山是宜兴最早发达的工业乡镇,是陶都。陶瓷生产是强劳力活,报酬却不高,这样,丁山陶工只好把眼睛盯向小鱼螺蛳猪头肉等廉价荤腥。

  多半会是这样的情景:一群陶工,就穿着补来补去还沾满陶尘泥灰的劳动衫收工,路过熟菜摊,切上一角钱猪头肉,荷叶包好,揣进怀里,到家扣入碗里,还是热的,贤惠的老嬷给倒一盅散装白酒,陶工喝一口酒,搛起第一块猪头肉,这第一块却送进了细佬口中,细佬当然不会是一个,老嬷自然也要给一块尝尝,最后能入陶工肚里的就没几块了。但在猪头肉的飘香里,一家子其乐融融。

  夏天就在门口,支个小桌,没桌也不要紧,窑上扛只破缸来,上面搁块木板就行,当多数人家如此时,这就成了丁山的一道风景线。有时邻居家的细佬也来馋一块,主人大方,不会像孔乙己那样,邻居家长知道了当然不许,其实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揩油是可耻的。还有些光棍汉子,出手要大方些,买了猪头肉也不一定回家,就在街边、窑头或工场,反正哪里吃都一样。

  据说有外地干部看到丁山大街有这么多猪头肉摊位,大惑不解说:稀奇稀奇真稀奇,叫花子多得满街飞,红光满面有喜气,猪头肉囥进夹窝里。丁山干部说,穿着脏衣服的不是叫花子而是窑场下班工人。如今,陶工早已成了社会主义陶瓷企业的主人,口袋里多的是钱,但猪头肉依然是陶工们的最爱。

  如果我说猪头肉最好吃,肯定没人应和。猪头肉算什么东西,下等货,酒宴台上都上不了席面。但是我开笔写宜兴各乡镇至味写到丁山时,第一便温馨地回忆到了它,对,就是猪头肉。过去小刀手杀猪,卖猪头是件头疼的事,猪肉可以半斤一斤地卖,猪头却不能半斤一斤地分开。除了办大事祭神,谁会买个猪头呢?猪头的出路大约只有两条,一是过年卖咸猪头,穷户人家买不起肉,弄个猪头回家也算是开大荤了,二是给小饭店和熟食摊。

  宜兴的小刀手比较幸运,他们的顺口溜是“猪头不难卖,只要到丁山”。丁山是宜兴最早发达的工业乡镇,是陶都。陶瓷生产是强劳力活,报酬却不高,这样,丁山陶工只好把眼睛盯向小鱼螺蛳猪头肉等廉价荤腥。

  多半会是这样的情景:一群陶工,就穿着补来补去还沾满陶尘泥灰的劳动衫收工,路过熟菜摊,切上一角钱猪头肉,荷叶包好,揣进怀里,到家扣入碗里,还是热的,贤惠的老嬷给倒一盅散装白酒,陶工喝一口酒,搛起第一块猪头肉,这第一块却送进了细佬口中,细佬当然不会是一个,老嬷自然也要给一块尝尝,最后能入陶工肚里的就没几块了。但在猪头肉的飘香里,一家子其乐融融。

  夏天就在门口,支个小桌,没桌也不要紧,窑上扛只破缸来,上面搁块木板就行,当多数人家如此时,这就成了丁山的一道风景线。有时邻居家的细佬也来馋一块,主人大方,不会像孔乙己那样,邻居家长知道了当然不许,其实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揩油是可耻的。还有些光棍汉子,出手要大方些,买了猪头肉也不一定回家,就在街边、窑头或工场,反正哪里吃都一样。

  据说有外地干部看到丁山大街有这么多猪头肉摊位,大惑不解说:稀奇稀奇真稀奇,叫花子多得满街飞,红光满面有喜气,猪头肉囥进夹窝里。丁山干部说,穿着脏衣服的不是叫花子而是窑场下班工人。如今,陶工早已成了社会主义陶瓷企业的主人,口袋里多的是钱,但猪头肉依然是陶工们的最爱。

   作者:路边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邹小娟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