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好一座花园之城
2017-09-12 14:52:02

  图片

作者:陈莉

  号称“山人”的台湾作家刘克襄,2015年底在离我家不远的南山书城,发表了一次演讲。演讲的主题让我印象深刻——“四分之三的香港和二分之一的深圳”。

  何谓“四分之三”,何谓“二分之一”? 原来,“四分之三”指香港郊野面积。而“二分之一”,则指深圳绿化面积——对此我深有感触。别的不说,我家所在的小区,方圆1公里以内,坐落着大大小小四个公园:四海公园、南山公园、荔林公园、西部通道公园……总之东南西北,春夏秋冬,随便一抬脚,就是扑头扑脸的草木葱茏、清荫幽径。

  四海公园是我在深圳遇见的第一个公园,情有独钟。那是1996年,我只身南下,本意是找老同学叙旧散心,顺便开开眼界,并无长久打算。结果,老同学天天带我逛四海公园,边逛边唱山歌:你看看深圳的绿色福利!这么个湖光山色、小桥流水的世外桃源,免费!其他公园也统统免费!还有,谁说深圳是文化沙漠?你看那头盖世金牛! 

  他说的盖世金牛,是四海公园最醒目的景观。那是韩美林的雕塑作品,一头造型奇特的铜牛,高近二十米,头呈拓荒之势,尾展麒麟之姿。巴蜀“鬼才”魏明伦,为之写了一篇《盖世金牛赋》,就刻在旁边的石碑上。其中有这样的字句:莫道蛇口长于经济,短于文化。焉知儒商之智颇高,经理之哲亦明。投巨资弘扬艺术瑰宝,引清泉灌溉文化绿洲。金牛开道,展

  望未来之特区,岂仅物质文明领先,于精神文明亦当执牛耳也!

  就这么中了蛊,嫁了老同学,在深圳落地生根。后和朋友大鱼提起,他连呼“同道中人”:我留下来,也归功于公园啊!大鱼是湖南人,大学毕业在内地工作两年后,于上世纪90年代初南下闯荡。起初他找工作并不顺利,又被中介骗了几百大洋,一度流落街头。最难的日子里,他连吃饭的钱都捉襟见肘,一到晚上,几张报纸一铺,就栖居在罗湖人民公园的长椅上。数星星、听虫鸣,想想人生,居然也能“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捱了半个月,终于某单位向他抛出橄榄枝,尘埃落定。让大鱼感恩戴德的人民公园,在深圳近1000个公园中,小则小矣,却号称“世界月季名园”,每年花展不断——春节月季花展、五一月季品种展,十一月季插花艺术展,端的是“花开花落无间断,春来春去不相关。”

  说到花展,人民公园也只是沧海一粟。从年头到年尾,深圳四海八荒的公园里,有着各自的“女一号”——梅林公园的木棉花、仙湖植物园的桃花、莲花山公园的簕杜鹃、塘朗山公园的禾雀花、洪湖公园的荷花、东湖公园的菊花、三洲田公园的梅花……你方唱罢我登场,满眼春桃秋菊花旦青衣的好时光,谁还好意思成天唉声叹气怨天尤人?夏小姐就是一个例子。

  夏小姐是个急性子的西北姑娘,一度焦虑不堪:深圳的房价这么高,孩子的教育这么贵,苦日子啥时熬到头!是不是考虑回老家得了?前两年,她在罗湖租了一套小公寓,紧邻翠竹公园。早晚的日课,是带孩子去公园走一圈,观竹吸氧,参禅悟道,焦虑症竟然不治而愈了。现在的她,不仅不急,还常常发表高论:颜回箪食瓢饮,身在陋巷,还不改其乐,我比他强多了!坐拥一大片竹林呢!再大再豪的房子,也比不上好空气!确实,千金易得,负离子难求。深圳的空气质量,在全国的排名一直傲娇——政府花力气治理是一方面,想必我大深圳“二分之一”的公园面积,也功不可没。

来源:扬子晚报繁星版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