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很多人向往这片自留地,那就是楼顶菜园子!
2017-09-13 14:28:03

  图片

文/耿艳菊

  刘叔的小菜园里不仅种菜,还养草。刘叔说,清晨草上的露珠让他们重温过去乡村的日子,觉得自己还是个乡下人。

  邻居刘叔一篮子一篮子地往六楼平台上运泥土。没有电梯,他气喘吁吁,依然固执地要在楼顶上开辟出一片青郁郁的农人天地。

  五十多岁的刘叔是乡下人,与泥土打了一辈子交道,晚年进了城,却习惯不了没有泥土相伴的日子,有点郁郁寡欢。他家在四楼,有一回,他到楼顶晒被子,一下子被宽阔的楼顶平台吸引了。他眼睛发亮,立即张罗着和六楼的邻居换房子。

  有了这个目标之后,刘叔整个精神风貌都好了,楼道里总能听到他朗朗的笑和咚咚的脚步。几个月后,楼顶上果真有了小菜园的样子。

  我有晨读的习惯,天好的时候,就跑到楼顶上朗诵。这时,总能碰见神清气爽的刘叔,笑眯眯地在小菜园里忙活着。

  一天清晨,我拿了清少纳言的《枕草子》读,要回去吃早饭时,刘叔叫住了我。我看着他,等了好大一会儿,他才忸怩着说,姑娘,你读的啥书?能借我下吗?我把书给了他,可是他拿着不到两秒钟,又还给我了,低声说他不识字,但有一段他听明白了,皇后御前的草长得好,故意留着,让它们沾上露,好让皇后娘娘赏。他说,这和他想到一块去了,让草们沾上露,给“皇后娘娘”看。刘叔口里的“皇后娘娘”是他的老伴。

  我有点吃惊,没想到不善言谈的刘叔还不乏幽默哩。

  刘叔向我讲,这个时候,乡下老家田里的庄稼正疯长着呢,草也跟着起哄,可是他们不烦,反而心里欢喜,草长得好,庄稼才会好。他和老伴每天天麻麻亮时已经到田里干活了,田里静得很,能听到庄稼叶和草叶上的露珠簌簌落的声响。当清晨的阳光从稀薄转为浓烈时,他们该回家了。从田里出来,露水湿了鞋袜,甚至半条裤腿都遭了殃,裤子湿溻溻地贴在腿上,他们却不恼,凉凉的,心里清爽得很。

  而这时我才发现刘叔的小菜园里不仅种菜,还养草。刘叔说,清晨草上的露珠让他们重温过去乡村的日子,觉得自己还是个乡下人。

  刘叔小菜园里的菜,我们这些邻居都吃过,见面时他总爱问:“味道怎么样?”我说好啊好啊,能吃到这无公害无污染的菜真是太不容易了。他有点难为情地笑了:“心都被污染了,种出来的菜能有多好嘛。”

  不认字,没有文化,不善言谈的刘叔,他的话总让人又吃惊又叹服。

  最近喜欢上了舒婷的《不忘露珠的寂静之味》。我在清晨的楼顶朗读:“露珠的凝然和滴落,是日月精华,在荷之上,在芝草之间,寂静悠远。”“我们可以放弃宫槐、板桥和马蹄声,但损失不起朝露与夜霜、梦想的绿地和传说中的原始森林。”

  空落落的楼顶,只有我寂寂的朗读声。刘叔和他的老伴把城里的房子给了女儿一家,他们回乡下去了。

来源:扬子晚报繁星版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