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展览结束,我心甘情愿坠入周边商品的坑……
2017-09-13 16:53:40

  图片

文/陆小鹿

  有一年,写字楼下的商场里举办了一个漫画展,主角是一位在网络上走红的漫画家,叫Tango。他的画很有个性,黑白二色的画中隐藏了很多苦涩的笑点和直白的隐喻,无厘头的图案幽默、逗趣,极易让观众产生共鸣。

  Tango是一个猫奴,因此,猫是他热衷描绘的主题之一。展览中有一幅图案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戴墨镜的光头男,抱着一只黑猫在自娱自乐。彼时,正值我的一位好友乔迁之喜,他也是资深猫奴,他也光头,也恰好喜欢戴墨镜,这幅漫画简直为他量身定制。于是,我买下了以这幅画为图案的Tango限量版抱枕,又配了三只其他图案的系列猫抱枕,一共四只抱枕,送给了好友。

  没想到,好友一见引为珍宝。乳白色棉麻质地的抱枕搁在他家黑色的真皮沙发上,腔调十足,独一无二,引得来访者连声称赞,把个光头铲屎官乐得龙颜大悦。我自然也收到满满的成就感,从此心甘情愿坠入周边商品的坑,谁也别想拉住我。

  上海这座城,好像隔一阵就会有大牌画家的展览会。没多久,雷诺阿来了。我这个伪文艺爱好者忙不迭献上荷包前去膜拜。那一次,展出了不少雷诺阿的画。假如你要问我最喜欢哪幅画?我会毫不犹豫说是《小艾琳》,当然还有《布吉瓦尔之舞》和《乡村之舞》。

  《小艾琳》是雷诺阿最具印象主义风格的肖像画之一,其实那次展览,这幅画并没能来中国展出。可是,参观完展览,我买到一块以《小艾琳》为图案的鼠标垫周边产品,我把它带回办公室,工作的时候,轻点白色鼠标,仿佛一枚粉扑在小艾琳白净的脸上抹来抹去,工作倏忽变得文艺起来。

  又有一年,德加也来上海了。印象派画家中,德加是我比较偏爱的一位,他擅长画芭蕾舞演员,还擅长画马,赛马也是他经常描绘的主题之一。

  那次逛完画展,我又想挑个周边产品带回家。原本是想买含有芭蕾元素的,遗憾没能选到满意的。然后看到一块果蔬板,透明,似玻璃,非玻璃。营业员说这个材质很特别,摔也摔不坏,而且抗菌防腐。于是心动,买了下来。板上面的画作是德加赛马主题的作品。

  现在,这块果蔬板专门被我用来切水果,榨果汁喝。把五颜六色的水果们洗干净,放在“德加”板上切成块,听水果刀触碰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一声一声,仿佛跳跃着的音符,那么赏心悦耳。

  今年夏天,我的女神奥黛丽·赫本空降上海展览中心。展览会上,我看到了金光闪闪的奥斯卡小金人,看到了《罗马假日》里乔载着安妮公主在街头穿梭的Vespa摩托车,看到了《龙凤配》里惊艳出场的Sabrina裙,看到了《蒂凡尼的早餐》里的小黑裙和霍莉自弹自唱《Moon River》的那把吉他,看到了纪梵希给赫本设计的许多戏服,看到了菲拉格慕給赫本定制的鞋楦……

  看完展览,我买下赫本的两个周边产品,一套八角形印有赫本头像的黑白波点咖啡杯套具,以及一只印着赫本黑白头像的抱枕。我把咖啡套具放在办公室,把抱枕抱回了家。看着赫本那清新无与伦比的面孔,平淡无奇的日子立刻变得光芒四射。我好似生出了一种错觉,觉得赫本就在我的身旁,我也变得如她那般优雅起来。

  松浦弥太郎曾经说过:“我最大的理想就是,生活中的每一件物品都有专属于我的‘故事’”。而我希望,当未来我与我的物品面对面凝视时,会有无数美好的遐想自心底悠然浮起。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