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臭冬瓜
2017-09-13 17:22:25

图片

文/张港

  要论山珍海味,那咱不行,但要说对臭的认识,我敢说,比一般人深刻。因为我吃过臭冬瓜。

  要比吃臭,头一个就是浙江,绍兴“臭菜”、上虞霉千张、湖州臭豆腐干嵌烧饼、富阳炸馒头夹炸臭豆腐、宁波臭冬瓜,都是臭名远扬。

  那一次是在宁波人家里做客。

  宁波人好客,一桌子都是我们这里不常见的新鲜物,可是无味,因为没有白酒,只有啤酒、可乐之类。若是无菜倒也罢了,有这么多的好菜却无酒,我哪受得这个。吃着无味的菜,眼睛四下搜寻——我在找酒。别说,还真让我找着了:角落一个瓷坛,古拙而凝重,颈上还系着红绸。经验告诉我:这一定是陈年佳酿。

  犹豫再三,再三犹豫,终于说出了口,“唔,真漂亮,那坛子,那酒坛。”主人笑了,“不,不是酒坛,是一种菜,叫臭冬瓜。侬敢吃勿?”这话有趣,既说是可吃之菜,可又说什么敢吃不敢吃的。“当然敢。”

  主人捧来坛子,说“怕你们是吃不消的。”一面解去红绸,一面讲起了这臭冬瓜。

  臭冬瓜是宁波特产,算是一种咸菜,乡间世传的手艺。香港当年著名的船王包玉刚先生,老家就是宁波,他回到家乡省亲的时候,在宾馆里专门要了这个菜。宾馆里名师如云,但一听这个臭冬瓜全蒙了。宾馆经理赶忙派人到处寻找能做这个菜的厨师,七找八找,才找到一个老太婆。好说歹说,老太婆才肯帮忙,宾馆派

  一个高级厨师跟着学艺。老太婆买了一个大冬瓜,拿回家洗干净,切开后,用烧红了的掏炉子火钩在里面搅来搅去,放了几天,冬瓜里面发出一股臭味,隔壁左右邻居都叫“臭死了耶”!老太婆对厨师说:做好了,你拿去吧。厨师赶忙将冬瓜抱进宾馆,这才做成了天下第一臭的“臭冬瓜”。那包玉刚尝试后,连连叫好!因船王包玉刚喜食这家乡一味,一时,香港逐臭成风,一船一船的臭冬瓜从宁波运走。因为外运,又因为手艺失真,即使是在宁波乡下,臭得好的臭冬瓜也不易得了。

  那盖子掀开,里厢排着黄中泛绿腌得透明的瓜条,主人夹出一条,闭目细品,少顷,筷子一拍,“好!”我好奇,抢上去捉了一条投入口中。哇呀呀,反正,这时臭豆腐绝对是香的。

  又是漱口,又是嚼菜,就是臭不离口。主人说,只有再吃,方能不臭。人家左劝右说,我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眼睛一闭,直接扔喉咙里。落肚之后,果然觉出臭得轻一些。又吃了一块,觉得有些好味了。接着吃上几块,渐渐觉得,有道不得的清香。于是胃口大开,心清气爽,菜菜有味。至今,仍记得那种吃后的惬意。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