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叶挺狱中与老蒋对呛:“请枪毙我吧!”
2017-09-13 17:51:51

 

图片

  抗战爆发后,叶挺出任新四军军长,率部队奋战在抗日前线。这是叶挺(右一)在为新四军筹款期间和郭沫若(中)等在一起。

图片

  叶挺在被扣押后期。

 

  电影《建军大业》即将上映。该片讲述了1927年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后,中国共产党为挽救革命,于当年8月1日在江西南昌举行武装起义,从而创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的故事。提到建军,不能不提到南昌起义前敌总指挥叶挺。

  “没有别的选择,只有起义”

  很多人都知道,“八一起义”(即南昌起义)前敌总指挥是叶挺。在“八一起义”的策源地九江市,还有个叶挺二十四师指挥部,却鲜为人知。

  1927年4月,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副军长兼二十四师师长的叶挺,率部参加东征讨蒋,进驻九江,就在这里设指挥部,住了15天。

  当时中国政局突变、蒋汪合流,中共中央决定发动“南昌起义”。周恩来任前委书记,在向隶属前委领导的军委聂荣臻等传达中央决定时,特别强调:“到九江后,在所有需要通知的人中要第一个通知叶挺。”因此,聂荣臻到九江后,就住在叶挺的二十四师指挥部。

  周恩来为什么要“第一个通知叶挺”呢?因为他对叶挺的一贯表现早就了解。从当年组建叶挺独立团开始,他就直接领导过叶挺。叶挺率独立团作北伐先遣团,在广州誓师北伐,周恩来还亲自给连级以上干部作过政治动员。果然,当叶挺听了传达,当即表示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并配合聂荣臻向二十四师和其他部队的共产党员进行传达,使部队统一认识:国共分裂了,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有起义!

  “我又何惜此命耶”

  叶挺的那首明志诗《囚歌》早已广为传颂,是1942年11月,叶挺在重庆囚室中写的,由叶挺夫人探监时带出来的,早在解放前就传开了。其姐妹篇《囚语》却因种种原因,与叶挺亲笔写的另一份关于蒋介石劝降他的对话“笔录”,都被尘封了几十年。

  “不辞艰难那辞死,生死原来相游戏, 只问此心无愧怍,赤条条来光棍逝。”这几句诗写在 《囚语》第一页,被叶挺称之为“戏拟四句不协律”,它集中反映了《囚语》的主题。

  这份共18页的《囚语》主要是回顾了叶挺思想性格的形成和参加革命以来经受的磨难,特别表达了对“皖南事变”死难者的深切悲痛和对部属的思念之情,以及自己被囚禁后宁死不屈的坚强决心。在写完《囚语》不久,叶挺还在写给蒋介石的信中,要求“军法审判”、“明令公布”、“判挺以死刑”,“而将所部被俘干部不问党籍何属,概予释放,复其自由”,称“彼辈在此次意外行动中,概奉挺令而行,无责可言”,“挺愿以一死为部曲赎命”!

  其中有一段:“由重围苦战流血的战场,已自动投入另一个心灵苦战的战场。”当时叶挺看到了爱妻发来的电报,要他不仅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几个子女,更加珍惜生命。叶挺还写道,“妻儿和私情固深刻剜着我的心……我固不愿枉死,但责任及环境要求我死,则我又何惜此命耶。”

  “请枪毙我吧!”

  蒋介石要劝降叶挺,两人曾有一份对话笔录。

  叶正大说:“这是用笔写在十行纸上的,我一看就认出是父亲的笔迹。当时为了不被人识破,便于传出,父亲的‘笔录’便只是以甲(蒋介石)乙(叶挺)对话的形式记录两人谈话内容,并以‘△△△’代表新四军,‘△△’代表共产党,回避当时一些忌讳的名词。文中的三个人其实就是蒋介石、叶挺和郭忏(第三战区副司令)。中央档案馆当时将原件复印了给我,我们兄弟便视为传家宝珍藏起来。”

  “笔录”中记载,蒋介石知道叶挺被扣押后,一再电令顾祝同等,千方百计劝降。但劝降者软硬兼施,仍均遭失败。蒋介石便决定亲自出马劝降。叶正大这样评说:“蒋介石反复对我父亲劝降,是妄想一箭双雕。第一,他是想推脱‘皖南事变’的罪责;第二,他妄想争取到我父亲为他带兵。”

  “笔录”中,蒋介石像是很关心的样子问:“身体很好?”“一年来休养怎样?”“有什么反省觉悟的地方?”接着又说:“这几年没有很好让你做点事。”叶挺知道他的意思,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自嘲说:“屡经失败。”“无法应付环境。”其间,蒋介石妄想离间叶挺和共产党的关系,说:“你这个人太老实了,上了人家当还不觉悟,人家叫你回去,你就回去,叫你打就打。人家利用你完了还会杀你。”叶挺又避开蒋介石的挑拨,反而用具体事实详细揭露蒋介石蓄意制造“皖南事变”的阴谋:“是你们指定路线命令我们走,我们打日寇要子弹、粮饷,你们都不给,又集中七个师包围我部,我只能带着部队逃命。”

  叶挺还巧妙引用《后汉书·崔寔传》中的“小杖则受,大杖则逃”这两句古语,之后说:“我们不善于逃命而遭到灭亡,则是我对部下不起,现在上饶还监禁几百干部,我对他们应该负责任。我处置失当,愿受军法裁判。”蒋介石则气急败坏:“你的部下就是共产党,他们破坏抗战。你上了当还不觉悟,还要对他们负责。我关起100多人(实际上是故意说少了),是我错了吗?”叶挺趁机讽刺:“如果这样说,新四军当初就不应该成立了?”这话揭了蒋介石的老底,他马上急刹车说:“话就说到这里,再说就不好听了。”

  但接着蒋介石突然问叶挺:“你是不是共产党?”叶挺坦然地说:“到现在为止,我没有任何党籍。”蒋介石命令式地说:“我指示你一条正路,你能绝对服从我、跟我走,你一定可以得到成功,不然你就算完了。”叶挺回答:“我早就决定,我已经完了。”蒋介石马上又改口说:“也不是那样意思,我叫你去三战区好好休养,你的前途是光明的。”叶挺依旧寸步不让,斩钉截铁说:“如果照这样做,大家一定说我自私,怕法律处置,我不能这样做。”蒋介石终于无计可施,无奈地说:“回去好好想一起,同郭司令商量好后答复我。”郭忏把叶挺送回住地后,两人又谈了一小时,但叶挺给蒋介石的最后回答仍是:“我不能这样做,请枪毙我吧!”

  陈世基(据《羊城晚报》)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