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花似锦
2017-09-14 16:55:02

   ◇文丨王丽娟

  父母新搬进农民集中居住小区居住,两层小楼,外加院落,紧靠院墙根还有一小溜的地,正合我长花草的心思。单说香水月季,不忍心它在城里的花盆里枯瘦憔悴,春节期间带回乡下,安在院墙边,地方朝阳,每周回去不忘浇水、拔草、施肥、捉虫,精心照料三四个月,那叶子肥厚油亮,新冒的嫩头,如香椿般褐红,一周能蹿一尺多高,骄傲地顶着花苞,极新鲜,极嫩呵。也才隔了一周,这些花朵像是知道我们回家过劳动节,竞相开放,热情爆棚。

  那株蜀葵,还记得它在我城里的家里长得精头细爪,如伶仃的圆规,一到乡下的土地里,你看它欢腾得一下子就高过了栅栏,不仅纵向长高,还横向扩展地盘,蓬勃葳蕤成乡下待客的八仙桌那么大,不得不用布条拦腰管束起来,免得影响行人走路。它也喜欢乡下这份自由,如同放了脚的婆娘,恣意得很,花朵数十数百,可着劲儿地开。

  石竹是邻居给的。这个农民集中居住小区的住户虽然是农民,爱花的不少。夕阳欲坠未坠的时候,蚕豆新剥,炒一碟雪菜蚕豆,来一杯上海老黄酒,赏朵朵娇艳灵动的石竹花,绝对惬意。

  紫露草是田头采来的。那浅紫的小花太迷人,一朵开百朵开,灿若霓霞。紫露草看似普通,其实越看越有味道,就像生活中的许多人,粗看平凡,却带着自己的特色。紫露草高贵的花铺展开来,看久了就看出一种尊敬的味道来——再微弱的力量,聚集起来就是浩大,不能忽视。

  一位能干的姐姐,将自家的院墙用七姊妹花、蔷薇花、凌霄花装扮成棚成廊,披披洒洒,绚丽多姿。非常向往,我在她那剪了好多的蔷薇枝条,带回乡下扦插,就像儿女的成长我不想错过陪伴的过程一样,亲手扦插,看它们生根、返青、冒芽、长叶、打朵,喜悦渐次漾开。也许两三年,也许三五年,我亲手插下的这些蔷薇,就可将门前的栅栏全部覆盖,我也会有我的花之廊,那种成就感,哪里有卖你告诉我。等待,让我每一次回乡都倍感充实,还隐藏着丝丝甜蜜。

  人就像一朵花,有时灿烂,有时低头不语,但不要忘记作为一朵花的使命:不是在开放,就是在积蓄开放的力量。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