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明瓦廊
2017-09-19 16:52:39

 图片 

文/雷雨

  有一梅姓朋友自皖南来宁,约我在明瓦廊与三元巷交接处一茶社晤面聊天。朋友问:这明瓦廊之名始于何时?若是明代就有,到了清代,难道会容忍这样的名字存在而不把它改掉?

  明瓦廊,实在是过于短小,从南端告别大香炉,往北逶迤而行,穿过三元巷与洪公祠,在陆家巷口转向东行,与中山南路汇合,总计也就四五百米长的样子。南京街巷,多有以廊而名之,廊的存在,当然是为了遮风挡雨便于交易之故。据说,明瓦廊在朱元璋奠基南京之时,就开始顽强存在了,而且已经是繁华异常的商业重地了。明瓦,按照有关文献的说法,是用羊角、蛎蚌等贝类熬制而成,透明晶莹,夜晚时分,与灯火相映照,流光溢彩,辉煌如白昼,更宜招引南来北往的商贾士子。如今的明瓦廊,不仅长廊早已踪迹皆无,就连明瓦也都不翼而飞了。但不论白天还是晚上,一年四季,这条街巷,倒是成为美食的聚集地。

  明瓦廊54号,现在是夹杂在高楼大厦之中的低矮民居楼房,可也就是在“文革”前夕,这里还是梅家祠堂的所在,“梅文穆公祠堂”的牌匾还都赫赫高悬着呢。说到梅家祠堂,这位朋友兴奋起来,他连连问:是哪一支梅?不会与梅兰芳有关吧?我说,这一支梅,在明瓦廊是大户人家了。梅文鼎被称作算学第一人,是名符其实的大数学家,著有《筹算》、《几何通解》、《方程论》等,其孙梅珏成,则是康熙皇帝的数学老师。梅珏成致仕之后,在明瓦廊整理祖父著作,编辑而成《梅氏丛书》二十五种。这位梅姓朋友听我这样一番言说,神色庄重起来。他说,中国传统文化向来轻视科学技术,这对梅家祖孙,就连我这姓梅的,都不大知道。他们还有后人吗?

  我说,梅珏成之后,梅家似乎有点陷入低谷,没有听闻有很知名的人物,倒是到了嘉庆、道光年间,有一梅曾亮,也是了不得的人物。梅曾亮做过户部郎中,但为大家所熟知的,他是桐城派大家姚鼐门下的姚门四学士之一。有人评论,姚鼐之后的桐城派,以梅曾亮的成就为最高,他的《游小盘古记》、《钵山余霞阁记》都是深得桐城派义理考据辞章之精髓的传世名篇。只可惜,洪杨等人来到南京,梅曾亮仓皇过江避让苏北,最终死在异乡。

  这位梅姓朋友急忙问:梅曾亮一走了之,梅家大院命运如何?我说,梅家大院曾被赖汉英等人住过,后来因李秀成把忠王府设在洪公祠,梅家大院就作为删书衙使用了。

  夜阑更深,与朋友告别,经明瓦廊步行回家,突然想起一位作家的话:我无声的行走是一次长长的交谈。我们所有的人,房子,石头,招贴以及天空,组成了一个伟大的亲密集群,在命运的队列中用词语的臂肘互相捅来抵去。

来源:扬子晚报繁星版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