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让我们给爱一个适当的距离
2017-09-20 17:00:59

◇文丨梅莉

  前天,接到先生嫂子的电话,说她妹住在复旦肿瘤医院,让我抽空送点咸菜辣酱什么的过去,因她妹夫吃不惯医院食堂上海口味的菜,太甜。嫂子在电话里抽泣着说,她妹刚查出得了乳腺癌。我大吃一惊,怎么会?那么一个健康美好的女子。

  犹记得第一次见嫂子妹妹,我被惊艳到了。一张素脸干净洁白如新瓷,修长的身材跟掐腰瓷器花瓶似的,梳着温柔又不失干练的丸子头。那时的她做着一份轻闲的工作,过着官太太的惬意生活。可是,她并不满足于眼前的安逸,辞职开了一家球馆,自己当起乒乓球教练。在部队时,她就常代表女兵去打乒乓球比赛,最好的成绩是省女子乒乓球单打第四名。

  球馆名气越来越大,学生慕名而来,她良心授课,收益自然不言而喻,终于贷款买下球馆上下两层四百平方米的场地。再后来,她又买下两三套房子,开拓一个新球馆,事业越做越大。那时的她,累并快乐着,人瘦,但气色好,依然是美女。

  病因起时,应该是前几年。嫂子的父亲病故,母亲的身体也频出状况,作为妹妹的她把心脏手术后刚出院的母亲接到自己家中住下。

  不承想,她的快乐竟从此如黄鹤一去不复返。

  同时住下的不只是母亲,还有从小得过脑膜炎智商欠费的哥哥。哥哥是环卫工,每月一千多元的薪水够他吃喝,但没有母亲的照料他是吃不上嘴的。她把家人接来是觉得自己已完全有能力使他们生活得更好。

  然而,这事让一直住在乡下不习惯进城的婆婆心理失衡了。她也卷起铺盖住进儿子家,亲家一家都能来住,凭什么我不能?

  累一点或许有个好睡眠就能满血复活。问题是,两个老太太住在一起,没事就上演“宫斗剧”。婆婆始终妒忌亲家一家都住儿子家里白吃白喝,她觉得儿子太没用了,好歹也是个局长嘛,竟然如此放任媳妇,她要帮儿子重树威信。某日就餐时,儿子盛饭给她,老太太大声道:“谢谢领导。”

  她妈妈听出了弦外音,在一次斗嘴时,有力地回击亲家:“我在女儿家吃喝,是因为我女儿能挣钱养活我们,单靠你儿子那点死工资,养你一个都不够……”

  这可是婆婆的软肋啊,儿子虽说是个官,但就那点薪水,不知是媳妇的几分之一。婆婆妈妈斗赢也好斗输也罢,都分别到自己孩子面前唠叨几句。渐渐地,他们夫妻的感情也有了间隙,常起冲突。

  她不快乐了,整日心事重重,家事如一条大蟒缠绕得她透不过气来。如此煎熬两年,她渐觉身心交瘁,一狠心把妈妈与哥哥赶回自己家,给他们请了一个保姆。婆婆也重回乡下。才过一个月的宁静日子,她便在一次打球中突然昏倒,确诊是恶性肿瘤。

  我和先生去医院看她时,她一直哭,说得最多的两个字是:后悔。她先生一言不发,应该也是在反省吧。

  现实生活中,不止一次见过这样的女汉子,视拯救娘家的烂摊子为己任,最后,成功地把自己拖垮。

  伤你最重的永远是家人,所以《老娘舅》之类的节目天天上演亲人之间的相杀。如果我们和家人,给爱一个适当的距离,是不是既解放了自己也放过了他人?

  要知道,你所不快乐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并且,那些所有不快乐的日子还会回头联手袭击你。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