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搂什么
2017-09-21 08:24:19

  天大热,人奈何,赤膊翻翻闲书,且与苦夏周旋。翻的是《齐如山回忆录》,此书颇有看头,闲书正是好书。齐如山回忆他年轻时的那个时代:“大家总是搂着几本书,所谓皓首穷经,一辈子不管别的事情。”这一个“搂”字,下得传神又俏皮。齐如山此语,说的是从前的读书人下的笨功夫做的迂学问。但要我看,不论从前现在,真正做学问,怕都是要如此这般坐得冷板凳的吧。

       我们看到的今日在台面上驰骋的一班学者,早已不屑于“搂着几本书”了,更等不及“皓首穷经”了,一个个都只忙着“别的事情”,赶场子,登讲坛,搂话筒,做“讲师”。看媒体报道,某明星学者已在世界各地演讲一千多场。真是不得了,一年到头都是在外面飞来飞去啊,只顾忙着“行万里路”了,哪还有空“读万卷书”呢?
      《笑林广记》里有个秀才,快七十岁了,忽然生了个儿子,便取名年纪。隔年再生个儿子,看上去像个读书种子,就取名学问。后来又生了个儿子,秀才笑道:“到了这样的年纪,还生儿子,真是笑话。”就给三儿取名笑话。三个儿子长大了,一日秀才让他们上山打柴。等三个儿子打柴归来,秀才便问妻子:“谁打的柴多?”妻子说:“年纪有了一把,学问一些也无,笑话倒有一担。”昔之学者迂拙,守着书斋搂几本书;今之学者聪明,到处登坛搂个话筒。只是,书不搂了只搂话筒,学者侃侃而讲的,会不会就是“笑话倒有一担”呢。

      说到底,搂什么不搂什么,只是人各有志,亦是各有得失,做学者的忙得没工夫守在书斋做学问,怕也就算得是智者之一失吧。人家七十岁的老秀才,老当益壮,还能生一个“学问”来,今之男秀才女秀才们,动静不小,怕只生得出“笑话”了。

  作者且庵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