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80年代的那些事
2017-09-21 10:06:30
 
文/看 云
 
母校要50校庆了,这个地处边远小城集宁的普通师专也迎来了她的50华诞。1981年到1983年,是我在那里读书的日子,那是个启蒙的年代,也是理想主义的岁月。
 
大二的时候,春天的一个夜晚,我读著名作家路遥的小说《人生》,看到高加林和农村姑娘刘巧珍分手了,难过得长吁短叹,引得同学坐起来问我怎么啦。刘同学,在读了《人生》后,感动不已,他回乡探亲,演绎了一把类似的爱情故事,和一个美丽质朴的农村姑娘一见钟情,确定了爱情关系,虽然最后还是小说《人生》里人物大致相同的结局,但理想主义的激情的确在他的血液里燃烧。
 
中国女排夺冠是当年的一件大事。我记得同学中有带收音机的,大家挤在宿舍里一起听宋世雄激动人心的解说,当女排胜利的那一刻,宿舍里沸腾了,邋遢的楼道里都是窜来窜去嗥叫的学生,只听几声爆响,原来,一个宿舍的同学把热水瓶从三楼砸下来了。听李燕杰和曲啸的演讲录音也是当年很理想主义的一件事。我已记不清他们讲了什么,只是记得他们的激情,同学经久不息的掌声。刘诗昆的钢琴演奏和唐国强的诗歌朗诵,开了我们的眼界,他们当年曾到集宁这个小地方来演出。也许理想的人生就应该像他们那样的精彩。
 
二年过去,毕业分配成了大家的中心话题,那时我特别想到西部去,大漠孤烟,瀚海阑干,内蒙古最西部的阿拉善成了我的理想之地,据说工资也高。但是家里坚决反对,最后还是回了原籍。我在一首长诗里写道:“子临川上叹斯夫,桃李纷纷寄别情。指点虎山怅寥廓,挥手兹去逐霸水。毕业夜宴歌与酒,倾席恳谈待志酬。我曾泪洒车窗里,相逢江湖一杯酒”﹙虎山、霸水,集宁的两个地方﹚。
 
所以,一直以来,我特别推崇理想主义的80年代。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