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纵然是扑倒在地
2017-09-21 10:12:22

     曾经有一个六岁的孩子,无意中接触到一套《说岳全传》,人生便就此埋下重大伏笔。以为会献身文学,最后却成为终生以农业科技为贫困农民筑梦的殉道者。说决定他职业的是民族大义也好,是家国情怀也罢,总之,半个世纪对农民手把手的传授,曾经贫瘠贫困的茅山丘陵,如今遍布有机果园、有机稻田,漫山遍野的财富。

    从草莓的种植推广开始,老人可谓绣出红遍茅山的一根绣针,经年累月、风来雨去、泥里水里。严重耗损的腰腿最终为他营造出一个经典造型——习惯性地跪在秧苗前、果垄间;无数次地跌在岩坎上、田沟里。

    你不会相信他的身份已至副厅级,你不会相信他的办公桌就在田头。他是数百农户的及时雨和110。他写在大地上的论文因为没有发表在核心期刊,研究员职称多次不获通过。他推拒过省农科院院长的任命,理由是离不开土地和农民。

    三伏天我去到句容乡间,这位叫赵亚夫的近八旬老人正顶着烈日跋涉于滚烫的稻田。我问老人,是否在研究如何治理稻飞虱?老人笑着摇头:我们茅山生态农业圈形成多年,长期杜绝化肥农药,稻飞虱完全可以交给它的天敌蜘蛛去治理。随即他反问:“你注意到没有?现在的气候,高温已成常态,摄氏35度以上动辄连续一两个星期,而且雨水比以前多得多,这对农业是很严重很敏感的一个问题。三伏天水稻正在扬花,高温加过量雨水,稻花就蔫掉了!这里种了十多年我从日本引进的有机越光稻,这个品种成本低,生长期短,6月份插秧,8月份就可以收割了。现在扬花期碰上高温多雨,减产20%,那就必须要否定它了。下一步怎么办?我泡在田里就是动这个脑筋。”

     然后赵老微笑颔首:“我终于找到了办法。我把在日本北海道找到的早熟稻用在第一季,7月26日就收割了,高温来时已经开过了花。这两天我们又已经在插秧——越光稻种在第二季,效果更好,两季加起来,每亩可增产60%-70%,农民反而更多创收啦。

    “所以根据土壤、气温的变化,要重新设计种植方案,培育出新稻种后,要教给农民,帮助他们进行调整。我们面临的是全球变暖,这个课题很大,不容易。这样我就停不下来,就只能在大热天下田。”

     气韵儒雅的老人,轻言细语为我简述一个让我震撼的话题。

     当一位八旬老人还在为未来人类的生存匍匐于滚烫的大地,还在用老去的胸膛心忧苍生,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才能表达对他的敬意。

     第一次看到赵亚夫跪倒在泥土里观察苗况,农民们是震惊的;第一次看到赵亚夫从田沟里抬起满是污泥的脸,农民们是掉下泪的。而如今他们对我说,他们已不知道赵亚夫还会跌多少跟头,不知道他还能经得住多少跟头。

     赵亚夫神情淡然,对我说,我这个年龄已经来不及想什么,能做什么尽量去做。

     有句歌词仿佛就是描述此生的赵亚夫:“纵然是扑倒在地,一颗心依然举着你。晨曦中你拔地而起,我就在你的形象里。”

     这个“你”,就是他少年时目睹的一小时内三个贫困而亡的农民;就是曾经视稻草粉加米糠为美食的周身浮肿的乡亲。

作者:梁晴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