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美文丨以先人为戒
2017-09-21 14:22:41

 ■冯积岐

图片

  我这里所说的先人,是我们冯姓人家的祖先,叫冯龚胜。他已过世一百年。他的名字和印刷体相牵连——在我们岐山县民国年间所修的县志里。

  这位先人,曾是我们冯姓人家的荣耀和骄傲。他是清末的举人,村里人称他为“冯老爷”。冯老爷中举之后也没做什么官。光绪二十六年,关中大旱,农民两料无收成,饿死的灾民不计其数。县知事聘请冯龚胜负责全县的赈灾。小时候,我听村里长辈说,那时候,我们冯姓人家,没有少占冯老爷的“便宜”。因为,冯龚胜要组织一批家中有驴或骡子的农民去秦岭山中的凤县、留坝给岐山县驮黑豆——来回不只可在路上吃饱肚子,还能挣脚户钱。外村的人,要争取到这种活路,就要给冯龚胜行贿,而我们因为是本村本家,不必行贿,就可干上这营生。村里的长辈说,那时的行贿就是送一半斗黑豆或谷子;假如一人一升米,十人、几百人合在一起,不是个小数目。大灾之年,这些粮食可以救许多人命的。结果,冯龚胜收受贿赂之事,被和他一起赈灾的几个同僚知道了。这几个同僚写好状子,赶到西安,将冯龚胜告到了西逃的慈禧太后那里。慈禧太后不问青红皂白,只给了冯龚胜两个字:赐死。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爷爷说过,冯龚胜是在一天的午后死去的。村里人看见,两个骑马的人进了村,端直去了冯龚胜家。不大一会儿,就听见冯龚胜的女人在嚎啕。我的爷爷说,他们进去一看,冯老爷已死了。他是吞金而死的。冯龚胜死后没多少日子,他的女人改嫁了。他只有一儿一女,儿子死在了后来的军阀混战中;女儿未出嫁,就在民国十八年的关中大旱中饿死了。从此,冯老爷这一门就绝户了。留下了一座很气派的四合院子,被族中人一直占着住着。

  冯老爷死后,成为我们冯姓人家的污点,村里人毫不留情地诟病冯老爷太贪。冯老爷利用微小职权让冯姓人家占便宜的事,没有多少人提起了。冯姓人家不再以这位老先人为荣。到最后,村里人一旦说起这位先人,一句话就概括了:没德行。

  我们冯姓人家的人们把德行看得“很重”。如果人没有德行,等于没有筋骨,立不起来了。而我们这位先人,给后辈人立了戒碑,成为后世的教训:无论读书多少,先要把人做好,做一个有德行的人,才是至关重要的。我们那里的人有句骂人的话,叫“羞先人哩”,意思是丢先人的脸。

  我把先人的事抖出来,不是损先人,而是为了告诫后人。从先人的这桩丑事可以看出,只要一个人拥有绝对权力,不论在什么样的社会里,不论在什么样的体制中,都有贪腐的可能。而我其他先人的劣根在于:对人的评断,不是从自己利益出发,就是见势而为,没有一点主心骨;口口声声,仁义道德,其实毫无德行可言。我甚至想,假如冯老爷没被赐死,他是否会上我们祖祠中的“先贤榜”……  摘自《今晚报》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