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我对《边城》有过承诺
2017-09-21 15:07:50

 文/焦庆福

 图片 

  第一次读《边城》是在1993年。我骑行六十多里去县城看高考成绩。到了教育局,才知道成绩公布还需等些日子。就这样回家有些不甘心,我于是把破自行车撂至僻静处,到邮局对过的新华书店逛逛。

  我来书店只是想饱个眼福。买书是要花钱的。我只有一顶旧草帽,背包里还有两个煎饼和一杯水。那时候家里很困难,除了学习必须品,一般的东西从不敢买。读课外书的唯一途径是借。借来的书五花八门,但能有书看就行,我从不敢奢望太多。在书店里,各种书琳琅满目。出于直觉,我看上了一本名曰《边城》的书。那时课本里没选过沈从文的作品,我是把他当成了琼瑶、三毛之类的作家。

  书架在柜台的另一侧。我招呼一个男店员,让他拿过那本《边城》。我径直翻开来,竟一下子被它吸引了。当时我看了大约有三四页,那店员问:“大哥,买吗?”我抱歉地扶了扶草帽。那店员大约三十多岁,这一声“大哥”让我吃惊不小,这才匆匆走掉了。

  我出门后仍不忘仅看了数页的《边城》。县城虽大,商铺虽多,我其实没有去处。这么远的路,我这样回家实在觉得亏。我决定再去蹭书看。我相信那店员并没看清我的面相。我先找到了锈迹斑斑的自行车,把草帽挂在车把上,然后来到书店。我的做法果然奏效,男店员又拿过来《边城》。不一会儿,男店员问是否要买,我这才又逃了。后来我站在店门外,看到男店员走开,走来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女店员,才再次走进去。当我看了大约五六分钟,女店员又问了同样的问题。我终于遗憾地离开了。

  第二次进县城时,高考成绩已经公布了。我没有忘掉《边城》,并做足了准备去蹭书看。第一次去书店,我戴了草帽,穿了长褂。第二次丢开了草帽。第三次脱了长褂。第四次只穿着背心。这四次我把《边城》看了多半。店员的态度一直很好。但不允许攥着书长时间看,她还要招揽别的顾客。

  最终我把《边城》放回女店员手中时,暗暗地做了承诺,以后有钱了我一定要到这里来,把它买下。我太喜欢沈从文先生笔下的翠翠了,美丽、热情、纯真,正像我爱恋着的一个女孩。现在没钱买下它,但如此凄美、哀伤的爱情故事我一定要读完。

  再次来书店是几年之后。我已经在故乡的中学做了老师。《边城》这本书,我早已读了很多遍。但我还记得对那本《边城》的承诺。《边城》就像我曾经热恋的女孩,有承诺就一定要兑现。我带了钱。书店依旧,店员依旧。女店员眼角已经有了皱纹,她笑盈盈地问:“要哪本书?”“《边城》,沈从文的。”我一副很懂行的样子。“哦,没有了。这种书很少有人买呢!买别的吗?大哥。”女店员依然笑盈盈的。“买!”我眼里其实已经有了泪水。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