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七七事变”亲历者回忆—— 逃难路上尸横成堆
2017-09-21 15:23:22

   家住北京卢沟桥附近、已经86岁的老人郑福来至今还清楚地记得,80年前的7月7日,自己是如何被炮火声从梦中惊醒的。原以为不过是又一场再平常不过的演习,却在次日清晨出门时,被父亲训斥:“都打起来了,还上啥学!”

  那一夜的枪声后,郑福来随母亲踏上了艰难的逃难之路。彼时年幼的他,已经隐约感受到了生活的不同,却还没有意识到,那一晚发生在卢沟桥两侧的冲突,会带给整个中华民族怎样的改变。

  今年的夏天,似乎热得格外早一些。6月中旬,北京的气温已经突破35摄氏度。早上9点,没有遮拦的卢沟桥上,已经隐约有热浪浮动。偶尔有行人经过,行色匆匆。

  郑福来的家就在桥西头,这条200多米长的十一孔联拱桥,他从小就从上面经过,已走过不知道多少遍。

  1937年7月7日以前,桥也是可以过的。但当晚发生的震惊中外的“七七”卢沟桥事件,让年仅6岁的他第一次意识到,虽然是我们的桥,也会有不能过去的时候。

  1937年7月7日深夜,密集的枪炮声把年仅6岁的郑福来从睡梦中惊醒。“我睁开眼一看,外面黑洞洞的,还以为是日军在演习。”老人回忆道,第二天早晨起来,自己像往常一样准备去私塾上学,却看到一枚炮弹在自家北房西侧爆炸。

  由于29军就驻扎在自家对面,郑福来对枪炮声已经熟悉。真正让他觉得这次不一样了的,是小伙伴四春子的死。头一天还在一起玩耍的四春子,被落到自家门前的炮弹炸开了肚子,抢救无效死亡。奶奶让郑福来顶着锅盖往住在教堂背后的五奶奶家跑,到她家比较背静的矮房里躲避。到五奶奶家时,不大的院子里已经挤满了人。因为五奶奶家紧靠比较高的教堂,大家不约而同地认为,这里可能会是炮弹的盲区。

  还是个孩子的郑福来钻到五奶奶家的炕洞里,就不敢出来。但战斗持续了很多天,宛平城里到处都有炮弹落下,天天待在别人家也不合适。自己家又被炮弹掀了屋顶,“房子都被震漏了,实在没法待了”。奶奶和父亲商量后决定,让郑福来跟随母亲逃难,逃回母亲的娘家。

  在幼年的记忆中,部队、军人几乎已经是郑福来生活的一部分。在郑福来老人家的对面不远处,有一座岱王庙,如今依旧在。“七七事变”发生前,这里曾是29军219团3营营部的所在地。

  由于29军就驻扎在自家周边,郑福来很小就熟悉了29军将士操练的场景,“拿一把大刀,就在河滩那边操练。”

  至于日军,“九一八”事变后,卢沟桥作为北京的咽喉,又是南下的要道,很快就出现了日本军队。在五六岁那个刚刚记事的年纪里,郑福来已经熟悉了,宛平城内中国军队与日本军队分别从道路两侧行走的场景。唯一的不同是,随着时间推移,双方之间的气氛越来越紧张,日本军队常常会不分昼夜地进行“演习”,引得年迈的奶奶在院子里破口大骂,“天天吵!天天吵!有没有完!”

  “七七事变”后不久,郑福来和妹妹随母亲开始逃难,跟着一路不断壮大的逃难队伍,他们一路从涿州逃到外婆家所在的保定府……

  逃亡不足一个月,由于身在异乡、没吃没喝,母亲作出一个冒险的决定:回家。自此,逃亡时的艰难,被回家路上的恐怖所代替。“一路上,尸体遍地”,每次路过死人堆,大人们就让郑福来和妹妹、表弟几个孩子手牵着手,闭着眼睛走路。

  但出于那个年龄孩子旺盛的好奇心,郑福来还是睁开了眼睛,“成堆成堆的死人,男女老少都有,有的还被开膛剖肚,全是被日军杀死的!”以后的许多年里,郑福来依然常常梦到当时的场景,每一次都被从梦中惊醒。

  回到家乡,一夕之间,自家三间灰土房的门窗没了,房子被炮弹炸没了顶。奶奶、爸爸、伯父、伯母也不见踪迹,不知道逃到了哪里。离他家30米远的岱王庙,也从中国军队的驻地,变成了日军的军营。

  孔令晗(据《北京青年报》)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