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有人这样感受香港
2017-09-21 16:09:03

  图片

文/阎连科

  有人是这样感受香港的——我母亲。

  母亲八十三岁来了香港,和一个人在八十三岁当了总统样。坐飞机、坐轮椅,每一个台阶都要有人搀扶着。在农村老家时,她还种菜、做饭、喂鸡鸭,忙碌完了后,主要的文化娱乐是侍候麻将桌。打一冬天的麻将牌,每天都输一年输不到五百元,每天都赢赢不过三百元。现在物价都涨了,这个价格的红线也被她们突破了。可为打麻将搬桌、扫院、烧水、摆凳、整牌的劳动是很稳定的,和最高级钟表的针摆样。

  去年母亲不想再侍奉麻将了,提出说我应该侍奉侍奉她,我就把母亲和大姐、二姐接到香港来。从深圳入关时,母亲发现原来入关出境是这样的——和检查小偷样;从港岛过来时,母亲发现香港的楼房是这样的——和插在筷篓的一把筷子样;见到大海时,母亲发现大海是这样的——“啊!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的水。”

  母亲对我说应该坐船让我两个姐姐到海上转一转。在我们家,母亲的话和中央的文件样,母亲发了圣旨后,我就应该如落实政策一样去执行。于是就给姐姐(主要还是母亲)安排了很详细、科学的旅游线路图,使母亲感到这次极度奢华的出境游是为了姐姐们,她只是陪同而已吧。为了让姐姐们(不能说是为了母亲,她会不高兴)对香港的感受一步一脚印,得寸进尺、步步为营,最后取得圆满、丰硕的成果和收获。我们有方法、有步骤地先九龙、后港岛、再是迪士尼乐园和海洋公园等,而后从西贡,一家人破费租船再来个海岛行。我们吃香港最好的路边店;为了眼福去看海港城中最昂贵的衣服和手表,还特意到中环去行踏那通往半山的最长、最长的不用花钱买票通山梯,就这样走马观花,又细致入微;挥霍无度、又斤斤计较地把自由行的七天时间慷慷慨慨留给香港了。最后总结这次香港行的感受时,我们一家坐在饭桌上,母亲硬要姐姐们说出感受来,姐姐们唯一的总结和概括,就是一脸的笑和又一脸的笑。

  而母亲的总结就不一样了。含蓄、准确、诗意,而且洗练到如用法律的字眼去总结人生样。

  我说:“妈,你说香港好不好?”

  母亲道:“让你姐们说。”

  我说:“她们是她们,你是你。”

  母亲道:“要知道好不好,你得带我们去台湾走一走,一比就知道香港好不好。”

  我答应一定带母亲和姐们去台湾走一走,以此来比较、判断和评价香港的好不好。就这么,七天时间如鸡啄米样转眼而失了。在离开香港的前一夜,我和姐们陪母亲又到科技大学山下的海边上,依着石栏,面向大海,月光在海面上像银子撒在麦场上,涛浪声扑来褪去,像饥饿时所有的人都在用筷子敲着碗。还有岛岸上的杂树林,在海边之月下,如与海水喃喃地说着和唱着,有时像吵架,有时像欢呼。就这时,我母亲如佛禅悟道一样感受到真理了,抓住世界最为重要的道和禅的原则了。

  母亲说:“天堂也不过就是香港这样吧。”

  母亲说:“世界上一定没有神。有神了神就不会让世界上的这儿没水喝,那儿的水都多成海。”

  母亲说:“不一定真的去台湾。聪明了去了这儿就能想出那儿是啥儿样子了。”

  母亲还和我说了很多话,诸如对我说那么多人对你好,你千万也要对人家好。说香港这儿咋会有个母亲节,说我的朋友们在母亲节里没有给人家的母亲过节日,会专门为她破费过节日;还说我老家河南那儿脏死了,香港这儿夏天人睡在露天的外边也不脏。最后母亲和姐姐们走了后,我从母亲对香港的感受里,发现我母亲是个哲学家,像康德样一辈子脚守一地就能概括天下的物是和人非,每说出的一句话,都和真理的距离只有几寸远,就是近视眼不戴镜子也能从我母亲的话里看到真理的高矮和胖瘦,美丑和俊丽。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