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二寸半条子”
2017-09-21 16:15:38
图片 
文/陆德宇
 
  蔡伦造纸时大概没有想到,近两千年后科技高度发达,他发明的纸还会这么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人们对它如此地宝贝,可能因为它是古代文人墨客留下的书画真迹,也可能因为它是现代人离开它万万不能的纸币,甚至也可能因为它是人们工作调动常用到的“二寸半条子”。

  我就有两张这样的“二寸半条子”。一张是1977年10月20日人民银行盐城县支行为调我去工作发给我们公社信用社的调令,铅字打印的固定格式,上面只有我的姓名和报到日期是用钢笔填写的;另一张是公社信用社介绍我去县支行报到的复函,是当时信用社总账会计写在一张信用社信笺上的。抑或是那时没有什么伪劣产品,抑或是被常年锁在抽屉中没有空气流动,虽然现在纸张已经泛黄,但上面的红色章印一如我的记忆,仍然十分清晰。

  那时我还在生产队做会计。有一天,公社通信员来找我,说公社党委李仁秘书要我去见他。我到他办公室,他倒了杯茶给我,直截了当地说公社党委要调我到公社办公室来工作,征求我的意见。“我没有搞过,就怕搞不好。”我有些担心。“那没关系,小青年,在干中学嘛!公社已经研究过了,你来,人在公社工作,工资关系放在信用社。你回队抓紧把手上账目结结清,明天我同你们蔡书记讲一下,尽量争取早点来。”

  在公社信用社工作,我的口粮由生产队供应改成公社粮管所定销供应,虽然还是农村户口,但粮食不用愁了,还有得“住”。信用社砌了一排“锁壳型”、中间用墙一隔的平房宿舍,共6间,我分得一间,搬进去的兴奋一点不比后来90年代分个大套差。社里隔三岔五集中学习,下面网点的人上来了,中午高兴起来大家一起开怀畅饮。说实在的,我很喜欢这个家。直到六年以后,县支行来通知调我。营业所、信用社上上下下都为我高兴,自己虽有不舍,但人往高处走,这总是一桩好事,很快我就将报到复函办好了,只等向公社领导汇报后就凭手续到县支行报到。

  就在这时,10月21日这天,国务院公布了关于恢复高考的决定,全国沸腾了。公社的广播播了,我听到了,公社陈国政书记也听到了。22日上午,我向他汇报,他对我说:“县支行你就不用去了,考大学考上了……”说完爽朗一笑。那时我太紧张了,以致他最后说的半句我没有听清,只隐隐约约听到好像有个“行”字。

  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谢了陈书记,便将调令和复函这两张“二寸半条子”收起来,学做了一回“拼命三郎”,夜以继日地复习“赶考”,终于在1978年春收到江苏省最高学府寄来的录取挂号信。离开公社前,陈书记设“家宴”为我送行,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他那句话的后半句是“为你送行”,使我感到有点受宠若惊。

  整整四十年过去了,我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工作也有三十多年,但这两张“二寸半条子”我一直珍藏着,每每见到,眼前就会出现当年曾经帮助过我的那些人,内心充满了感激。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