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水三鲜
2017-09-21 17:16:21

 文/张文华 

图片

  菖蒲

  菖蒲与兰、水仙、菊并称“花草四雅”,历来为文人清供。这里说的是石菖蒲。

  我的家乡多水菖蒲,长在水边的泥地里。菖蒲因为是长在水里,特别干净,颜色也绿得可爱,很适宜作水边景观,它的叶片直立上指,狭长如剑,还有剑脊。每年端午,很多人家会将菖蒲、艾合为一束悬于屋檐下,用以辟邪。

  另外一种常见的便是香蒲,因为有异香,所以蚊虫不敢靠近。香蒲的果实叫“蒲棒”,像一个一个小蜡烛。蒲棒未熟时裹得很紧,但如果割下来在太阳下晒干晒透,蒲绒就会自然蓬松开来。年幼时曾随母亲搓了好些做枕心,自有一种清香。听母亲讲,旧时家贫,她的外祖父会用蒲草做鞋,叫“蒲鞋”,蒲草磨脚,这让幼年的她吃了很多苦头。过去也用晒干的菖蒲叶编织蒲包,我第一次见到蒲包,是父亲从南京回来探亲,带回的一蒲包苹果。那时候很稀罕。现在我们看到最多的,就是高邮很多人都爱吃的一味熏烧——蒲包肉。

  鸡头米

  鸡头米的官方名字叫“芡实”,花苞未开的时候类似鸡的头,顶部长而尖,像鸡的喙。高邮湖产鸡头米,叶子有点像荷叶,青绿色,有一个一个鼓起来的皱纹,很像我们以前穿的泡泡纱,开紫蓝色的花,非常惊艳。茎和花萼上多刺,所以采摘鸡头米需戴厚手套。鸡头米的壳极硬,剥时要戴特制的铁指甲。

  八月,鸡头米上市,新鲜的鸡头米是嫩黄色,清水煮,汤里有淡淡的香,再撒上一撮桂花和一把绵白糖,好吃。

  菱

  每年临近中秋,姑妈都会打电话来:“菱老了,你们下来摘菱!”这话简直就是圣旨,我们赶紧奔去。

  水面上挤满了碧绿的菱盘,白花,红菱,青浮萍。就手拎起一只菱盘,三五只菱角挂在上面。采了老的,放在脚边;掐得动壳的,是嫩菱,顺手就剥了放嘴里,又嫩又甜。菱讲究的是“出水鲜”。采过的菱盘还要端端正正放回到水里去,好让它们继续生长。

  老菱回家烀。烀菱是有讲究的,水只能放一点点,放太多,烀出来的菱水叽叽的,不粉,不香。

  吃菱没有采菱乐。过去有专门用来采菱的木桶,长椭圆形,比澡盆深,放个小凳子;也有用小船的,东坡《画堂春》里有“小舟飞棹去如梭,齐唱采菱歌”的记载。采菱的多是女子,三五相邀,穿红着绿,坐在菱桶里,漂浮于碧水翠叶之间,着实好看。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写宝玉让人给湘云送吃的,“袭人听说,便端过两个小摄丝盒子来,先揭开一个,里面装的是红菱鲜鸡头两样鲜果……”过去的贵族公子送礼也不过送这些玩意儿!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