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打工小记
2017-09-22 11:32:58

 图片

文/孙曼

  高考之后,是漫长的暑假。为了充实假期生活,儿子去了朋友开的日本料理店,打工一个月,收获良多。

  料理店位于南京主城中心的一条小巷中。几天后,儿子就能分清中国食客与日本食客的差别了。一般中国人会点上很多种菜肴,盘盘盏盏地布满了桌面,而日本客人往往进门先叫一杯扎啤,配上一小碟毛豆或海藻丝,就能喝上个半天,啤酒喝完后再开始要清酒或烧酒,付账时也喜欢AA制,通常连一两元都要分得清清楚楚,真是“亲兄弟明算账”。而中国人朋友聚会时都会抢着付账,中年人是按住对方的裤袋不让他掏钱包,年轻人则是捂住对方的二维码,让店家扫自己的,引得儿子站在收银台后面捂嘴失笑。

  日本料理以海产品和大米为主。没想到店里的两位年轻厨师却都来自于吃面食的中原大地,以前从没有吃过海鱼,更没有去过日本,只是来城里打工时误打误撞地进了日本料理店。不过他们专心学习,做出的寿司和鳗鱼饭竟也像模像样。

  其中一位19岁的小哥特别孝顺,天气最热的那几天他请假回去了,理由是要帮父母进行“双抢”。城里长大的儿子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小哥解释了半天,才知道是“抢收抢种”,那段时间里,要收割,犁田,插秧……忙得天昏地暗,他回到店里的时候简直晒成了一个黑人。

  两位服务员大姐的年龄都在30岁左右,一个来自江西,一个来自湖北,她们都有孩子了,但因为和丈夫双双在大城市打工,孩子放在老家由老人看管,是所谓的“留守儿童”。在南京这么多年,她们熟悉的就是料理店周围那块地方,连中山陵也没有去过。两位大姐工作很认真,小本子上记满了各种料理的中日文读法和做法,为了能尽快拿出客人存在店里的酒水,本子上还记着客人的外貌特征,如:“大耳垂的是秋山,平头、小眼镜的是伊藤……”

  店里还有一位日本来的大厨,刚来中国不久,快40岁了还没成家。来之前他女友怀孕了,他们准备把孩子生下来就去登记结婚。最近他每个月都不辞辛苦,回日本看望女友,买好了婴儿床、小推车以及大量婴儿衣物。通过他,儿子对日本的“高龄不婚与少子化”加深了了解。与日本大厨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店里那位19岁的小厨师这几天又请假回老家相亲去了,说是“父母催婚催得紧”。在他们村里,20岁还不定亲的话,年轻姑娘就都被别人挑走了,所以他很有紧迫感。儿子问他结婚生子之后呢?他笑笑说,估计孩子还是丢给老人,夫妻俩再一起来城里打工吧。

  儿子打了一个月的工,最大的变化是走出了校园小天地,知道世界之大,还有形形色色的为理想奋斗着的人们。他走的时候,两位同龄厨师和两位大姐都很舍不得,他们还约好了,等秋天天气凉快了,大家一起爬一次中山陵。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