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深山里的母亲
2017-09-25 10:02:39

文/雪含冰

 

 

我们都没有想到在这深山大川里遇见人间烟火。
 
我们一行五人贪看山景,沿着一条上山小路一鼓作气往前走,转来转去却迷了路,正急得不得要领时候,看见一缕炊烟袅袅摇升,忙直奔而去。到地儿才看见是山根处挖了一个地窝儿,一对中年夫妇正在忙做饭,地窝儿就是他们的家。上前搭讪问明了下山的路径,这才松了一口气,和他们聊起来。
 
中年夫妇很热情,我们就大着胆子问,能不能给我们做一顿饭吃?逛了半天都饥肠辘辘,能吃顿热饭就好了,多花点钱不在乎。谁知一句话让两个人同时皱起眉头,然后摇头。不是说山里人很憨厚朴实吗,怎么给钱也买不来饭吃呢?注意到我们疑惑的目光,中年男人不好意思苦笑一下说,不是舍不得让你们吃一顿饭。要是在山下,你们就是在家里住上十天半个月,我们也管得起,也别说什么钱不钱的。可是现在,我们也两天没喝上面汤了。那是怎么回事呢?中年男人说,忙收庄稼,没时间到山下扛米面。又苦笑说,油盐酱醋都断了呢。
 
我们这才想起上山时候的艰险,一条羊肠小道盘旋过来,有几段陡而且极其险恶,空手走路还一步一喘一惊一乍,将日用吃喝带上山来谈何容易!释然后又有新的疑惑,问,那你们怎么会住在这里呢?看那地窝儿的样子,也不像是祖辈久居之地,不像个家呢。
 
中年女人也一笑搭腔说,本来不是住这里的,为了养学生才来这里住几年。中年女人笑得灿烂,笑里透出掩饰不住的骄傲得意。
 
交谈中才知道,中年夫妇的儿子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学费和吃穿用度都要钱。他们原本是住在山脚下村子里的,苦于不会做什么赚钱的营生,就搬进这深山里来了。
 
我们这才注意到,山坡上有一小片一小片的地,地里一小堆一小堆的金黄的玉米棒子。一小群羊在山石间散漫觅食。而且,还有一大群鸡在周围唧唧嘎嘎找虫子。女主人笑着说,还有五只大猪呢,在那边圈着养。这玉米棒子,就是为它们预备的。
 
女人说,山下他们村子里一共出了两个大学生。第一个现在已经在外面的什么地方当了县长,他们儿子是第二个。儿子领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全村聚餐,热闹风光得很呢!儿子走后他们两口子就悄悄上了山,养羊养猪养鸡。山上的好东西多着呢,虫子和草,鸡羊都白吃,养大一只鸡能卖五十块,城里人来村上等着要,说是真正的绿色草鸡呢。儿子平时要零花,卖只羊把钱寄过去就行。就是猪不好往山下赶,就地杀了把肉一块一块扛下去。
 
可你们这样太苦,太辛苦了,连吃饭都不能保证。我这样感慨,引起同行朋友一片唏嘘。女人一笑说,有什么辛苦,有什么就吃点什么,饿不着的。有时候米面油盐酱醋不赶趟,就煮玉米粒吃。女人说,我们吃苦是为了孩子以后不吃苦,值。
 
我又问,儿子知道你们的情况吗?女人忙摆摆手说,不知道,怎么能让他知道!儿子打电话都是村里人代接,说是我们串亲戚去了。我说,要让他知道的。他知道父母这样供他读书,就会更用功。我有办法能找到他。女人脸上闪过几丝惊慌,忙摇手说,可不敢,千万不能让他知道。儿子孝顺,知道了会不安心读书的。
 
女人接着说,其实天下爹娘都一样的,为了儿女什么活都做得,什么苦都吃得。
 
告别的时候,中年夫妇将一直在煮的玉米粒给我们每人装一点,叫我们在路上当零嘴,一边说了很多表示歉意的话。还说,就剩下一小撮盐,全部放锅里了,咸玉米粒更香。
 
其实,我已经不露痕迹地要了他们儿子的联系方式,而且已经决定把这些咸玉米粒带给他们儿子一把。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