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运气和福气
2017-09-25 15:43:26

    

   以她的容貌、学识和乖巧,自然是不乏追求者。可众多男人走马灯一般在眼前转过,却总是无人能够拨响她的心弦。一晃,已经快三十岁了,她依旧孑然一身。

   无数次,她顾影自怜,叹息在爱情方面,自己的运气实在太差。

   应该说,润在半年前的出现,同样未能使她眼前一亮,但这次她听从了好友的劝告,没有立即转身而去,而是选择在改变中适应,抑或是在适应中改变。这样做的结果,至少使得两人的交往得以延续,也就创造了她恋爱时间的最长纪录。

   在恋爱中,她永远都不会主动,而润同样内向,所有的情绪都非常注意收敛,所以他们的相处极为传统。只是每到周末,润会乘车穿越大半个城市,前来与她见面。小坐、分别都成了一种模式,宛如缓缓流动的小溪,清泉石上波澜不惊,并未激起太多的风景。

   尽管这样,国庆长假的到来,还是让她感到了一丝落寞。在她的内心,是希望两人共赴京郊旅游,或者一起动手烹制佳肴。这些设想,她尚未吐露,润却已经提出:要利用长假回一趟老家探望母亲。

   她嘴上没有反对,准确地讲,是她感觉自己在润心中“无足轻重”的地位,让她根本没有资格反对。更进一步,她是在想:待他从老家回来,两人就友好分手吧。

   就这样,长假开始的第一天,独自留在京城的她,每天除了睡到自然醒,就是手捧着闲书来读。然而,守着这份清净,她的心头又总会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润能提前,而不是按计划在长假的最后一天,才返回北京来找自己,那就应该再给他,其实也是再给自己一个机会。

   接到润的电话,她是怀揣一份欣喜前往车站的——他终究是提前了两天。两人在车站出口碰面,一前一后挤出熙熙攘攘的人流,润就一边擦去额头上沁出的汗珠,一边微红着脸颊告诉她:待在老家总是心神不安,母亲得知自己在谈恋爱,也一再催促他提前返京。

   两人就近选了一家快餐店,坐定之后,润握手成拳在腰眼处狠砸几下,说道:“长假出行,到处人山人海,我是站了一路回来的。”

   “是吗?人太多,买不到座位?”

  “那倒不是,座位让给别人了。”润说完,用手挠了起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她的疑惑显然鼓励了润,又挠了几下头顶,他才讲出了事情的原委:他上车找到自己座位时,却发现那里已经挤坐了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犹豫着正欲讨要座位,只见其中一个老太太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声:“阿弥陀佛,马上开车了,但愿我们运气好,这个座位就不会有人来了。”

  听到这里,她忍不住插话了:“所以,你就不好意思要回自己的座位,而是站了一路回的北京?”

  润轻轻点头:“是呀,我想,只有几个钟头,自己毕竟年轻嘛。”

  与我网上聊天时,她把这些告诉了我,并说自己很庆幸,没有因为一时受到冷落,就像以往那样断然将背影留给对方。多给了自己几天时间,结果就发现了一个好男人。

  她说,润能送给

  陌生人好运气,实际就是自己的好福气。

  聊到最后,她发过来一个绽放的笑脸。作者梅林横笛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