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面子
2017-09-25 15:54:59

   把父亲接回来,已是深夜。我在这座城市落户十三年,这是父亲第三次来看我。前两次加起来没住到一星期。这次也是,“看看你就跟车走。”父亲说。其实家里忙,离不开人。邻村有送树苗的顺风车,这才动了心。电话里,父亲朗朗笑,言语里有占小便宜后的得意。

  坐了六七小时车,父亲看上去有点疲倦,但脸上掩不住地兴奋。我们买了这处房子,父亲还没来过。上床许久,我们还听到父亲在外面轻轻走动。

  早晨,我们还在洗漱。父亲已收拾好,背着手在屋里踱步。东瞧瞧,西摸摸,对先生由衷地赞赏。在他看来,先生通过打拼混到有房有车,不容易。结论:我是有福的。给他挣足了面子。

  父亲推翻了我请假陪他到海边转转的想法,说只想去我单位看看。我去年刚到一家外企上班,父亲听说企业效益不错,也有相当的规模,就一直想亲眼看看。企业不是市民公园,不是家里一亩三分地,怎么能随便看。虚荣,攀比,要面子。这些鄙夷的话,我没说出口。

  一路上,父亲贴着车窗,看城市的街景。我猛地发现父亲嘴瘪得突兀,说话有些漏风。花白的络腮胡,像是几天没刮。不由得沉下脸,埋怨他出门也不注意形象。父亲嘿嘿笑,有些不好意思。他说,门牙掉了有些时日,还没来得及装假牙;人老了胡子硬,要用刀片沾水打香皂,慢慢刮。昨天得到消息,撂下手里的锄就来了,没赶上。单位门口,同事们陆陆续续来了,相熟的各自打着招呼。我回头看看父亲,皱巴巴的衬衣和裤子,上面隐约还有泥斑。走在整洁的厂区里特别扎眼。直后悔没坚持让父亲换上先生的衣服。我又轻声抱怨了几句。父亲低头左右打量了一番,歉意地笑笑,亦步亦趋地跟在我后面。父亲也许是在乡野间自由惯了,丝毫也没觉得自己另类。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边参观,边自言自语。时而侧头研究下建筑的材质,时而凑到透明的玻璃墙上看看格子间里葱绿的植物、字画。处处新鲜。我屏声息气,尽量和父亲保持着距离。

  三楼展品室,父亲停下来细看。荣誉展架;企业文化墙;科技创新产品,都能让父亲感慨万千,赞叹不已。我不时隔着玻璃墙向外望,并不接话,心里莫名慌张。借口说有工作,向他交代了些注意事项:不要乱摸,不要乱走;不要随便和人说话……就走了。

  约摸着父亲快看完了,我赶紧过去。隔着好几个办公室,就听到二秘张娅的大嗓门:你这人,这是办公场所,你怎么进来的!我赶紧推门进去。父亲搓着手,尴尬地看着我,有点无措。把张娅打发走,我责问父亲,为什么不提我!父亲低头憨笑。半天才嚅嗫地说:怕丢你面子。我一时面红耳赤。为父亲卑微的姿态,和我骨子里低俗的虚荣。作者江苏红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