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闪耀智慧光芒的两次战争
2017-09-25 17:40:31

  张国刚 

 
   孙膑与庞涓都是鬼谷子的高徒。出师后孙膑回到了齐国,庞涓则被魏惠王重用,任上将军。庞涓把孙膑作为特殊人才引进到魏国,却又嫉妒孙膑之才高于自己,于是设计陷害孙膑,“断其两足而黥之,欲使终身废弃。”(《资治通鉴》卷二,下同)。当孙膑吃尽苦头回到齐国后,发誓要与庞涓一决雌雄。
 
   孙膑先是做齐国上将田忌的门客。田忌与齐威王赛马,总是输。国君的马,当然更优秀了。孙膑献策给田忌说,下次比赛,您以下马对国君的上马,后面两场您用上马对国君的中马,用中马对国君的下马,必赢。田忌的马整体上虽然不如国君,但是,这么一调整布局,果然以2比1赢得了比赛。这样,孙膑就被推荐到齐王身边,做了军师。
 
   魏国在庞涓主政下,奉行对外扩张的政策。公元前354年,庞涓率领魏军大举侵略赵国。赵军连连失利。赵成侯派人向齐国求援。齐国派田忌、孙膑领兵救援赵国。于是,就有了“围魏救赵”的经典战例。军事战略家毛泽东读史评曰:“千古高手!”
 
  为什么说是“千古高手”呢?
 
   当初,田忌本欲直扑邯郸。但是,这样对于齐国将冒着直接与精锐的魏军对阵的风险。其时,魏国兵力强盛,硬碰硬,齐国未必能稳操胜券。万一失利,不仅前功尽弃,而且危及自身国家安全。孙膑于是建议说:“今梁、赵相攻,轻兵锐卒必竭于外,老弱疲于内。”莫如率军急袭魏国都城,占据交通要道,冲击他们空虚的后方,魏军一定会放弃攻赵,回兵救援。“是我一举解赵之围而收弊于魏也”(这样我们一举两得,既解了赵国之围,又给魏国以打击)。
 
   田忌听取了孙膑的意见,采纳“批亢捣虚”(避开强敌、攻其虚空必救之地)、“围魏救赵”的战法,挥师直逼魏国军事重镇平陵(今山东定陶)。齐军攻打平陵的行动并不坚决,庞涓也不急于回救,继续竭尽全力攻克邯郸。直到魏军已占领邯郸,损兵折将急需休整时,孙膑才建议齐军挥师直捣魏都大梁(今河南开封),逼魏惠王十万火急命庞涓统兵回救。庞涓接令后,不得不放弃邯郸,抛弃辎重,昼夜兼程回师。孙膑在魏军回师必经的桂陵(今河南长垣西北),设下埋伏。当魏军经长途跋涉行至桂陵时,以逸待劳的齐军突然出击,大败魏军,庞涓只身逃回魏国。时在公元前353年。
 
   十二年之后,即公元前341年,又发生了一次魏军攻打韩国,韩国请求齐国出兵的战争:“魏庞涓伐韩。韩请救于齐。”齐国君臣讨论:救还是不救?结论是一定要救,否则魏国的势力壮大,会威胁到齐国的安全。那么,如何去救?孙膑又提出“围魏救韩”的计策。
 
   首先,孙膑建议务必把出兵救韩的计划,暗中通报给韩国方面,以坚定其抗魏的决心,防止韩国因为抵抗不住而投降,拖住魏国,削弱魏国军力。
 
   其次,在魏军陷入与韩军的恶战之后,齐兵快速出击,进攻魏国的首都大梁,迫使魏国举国来救,太子申亲自上阵,庞涓也从韩国前线迅速撤军,前来救助。这一切,看起来与上次救赵的动作,如出一辙,不同的是,为了麻痹庞涓,孙膑又用了骄兵之计。他说,三晋之兵,特别是当年吴起训练的魏国“武卒”,素称彪悍;他们认为我齐国军队一向怯懦。“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我们不妨就以弱示之,第一天挖十万人的灶,次日挖五万人的灶,再过一日挖二万人的灶。但是,减灶不减兵。
 
   庞涓率兵追击齐军三天。与魏军刚一接触,齐军即佯装战败后撤。并以“减灶”之策诱敌,庞涓大笑着说:“我早就知道齐兵胆小,进入我国三天,士兵已逃散一多半了。” 于是丢掉步兵和辎重,亲率轻兵精锐日夜兼程追击齐军。
 
   孙膑事先在魏军必经之处马陵(今山东郯城一带)设伏1万名弓箭手,他估计魏军的行程当晚将到达此地,就约定在夜里以火光为号,万箭齐发,并把路旁其中一棵大树的树皮剥掉,于其上写上“庞涓死于此树之下”的字样。
 
   庞涓率军果然追到了斫木之下,见白书,暮夜看不清字迹,命人举火照看。一行字还没有读完,突然万弩俱发,魏师一片大乱。“庞涓自知智穷兵败,乃自刭,曰:遂成竖子之名!”齐军乘胜大破魏师,歼敌10万,俘虏了太子申。魏国从此元气大伤,退出了大国竞争的行列。
 
   战国时代,有数不清的大小战争,围魏救赵、围魏救韩是很经典的战例。后来被归入“三十六计”之一。其策略关键要点是,攻其必救,以达到解困救难的目的,为此,第一,在救援之前,不妨坐山观虎斗,削弱敌方力量;第二,在敌方回救之时,设计伏击对方,或者佯动以麻痹对方。这两个方面的做法,都是要达到以最小代价,战胜敌人的目的!编辑:申沁宇(摘自《中国青年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