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邻居的声音
2017-09-26 11:56:34

 文/孙道荣

曾经住过一段时间筒子楼。一座七十年代的老楼,已经破败不堪,四层,每个单元挤着三个门。这种楼的隔音效果极差,真是鸡犬之声相闻。
 
最近的声音,来自头顶。我家住二楼,三楼人家的脚步声、板凳腿声、勺子的落地声,甚至水池里的哗哗水声,无不声声入耳。夜晚,声音的穿透力尤其强,能听到楼上拖鞋的踢踏声,从卧室拖到卫生间,又拖到客厅,又拖到厨房,最后总算回到了卧室。基本上要等到楼上的声音一个个都没有了,我们才能入睡。
 
住在筒子楼里的人,大多生活在底层,为生计苦苦挣扎。日子苦,心情也不顺,经常能听到一些争执声,吵闹声,斥骂声,打砸声,哭诉声,锅碗瓢勺的碎裂声,混杂在各种各样的生活声息中。我楼下住着一对中年夫妻,每次在楼梯口看到,都客客气气,和和睦睦,很幸福的样子。可是,深夜,却常常从楼下突然蹿上来激烈的吵架声,男的声如洪钟,女的嗓门尖利。声浪之后,紧接着,听见拳头砸在桌子上的声音,板凳倒地的声音,一只碗掼在地上破碎的声音,又一只碗破碎的声音……各种声音撞击着楼板,地动山摇。我们和楼上的邻居都闻声下去劝过架,奇怪的是,一听见敲门声,楼下迅即恢复平静,门开时,是楼下中年妇女一脸歉意的笑容,如果不是脸上没来得及完全擦干的泪痕,你根本看不出两口子刚刚发生过激烈的争吵。不用劝了,大家各自上楼,休息。当然,如果细听,还能听见楼下偶尔传来的压得很低的嗓门,在继续着永无止境的战争。生活太苦,太闷了,需要弄点声音,破破愁苦。
 
某夜,睡得正香,忽被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惊醒。我们这栋楼,没年轻夫妇啊,哪来的婴儿的哭声?寂静的夜晚,孩子的哭声特别响亮,细辨,似乎是从三楼飘下来的。
 
第二天,三楼的大婶果然端着一盆红鸡蛋,挨家挨户散发。原来是大婶早年嫁出去的女儿,前不久终于生了个宝宝,回娘家休养来了。大婶一边派喜蛋,一边陪着笑脸,请邻居们多担待,孩子闹夜,吵着大家了。我们都真心地祝贺三楼大婶,荣升外婆了。
 
此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们都是在婴儿的啼哭声中,入睡,做梦,醒来,下厨,吃饭,洗衣,出门上班。孩子嘹亮的啼哭声,成了我们这幢老式居民楼的原声伴奏。一个新生命,在用哭声向这个世界宣告他的存在。我们都慢慢习惯了他的哭声,以至于几个月后,当孩子和他的妈妈突然搬回自己的家,夜晚再也没有了孩子的啼哭声的时候,我的心里骤感空落落的。筒子楼,忽然寂寞了。
 
几年之后,我终于搬离了筒子楼,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居,新居的墙壁很厚实,窗玻璃都是双层的,隔音效果特别好,关起门窗,几乎听不见室外的声音,自己家的声音,也不会传出去。我很快适应了这种安静的生活。偶尔,我会想起住过的筒子楼,以及从不同的邻居家传来的嘈杂声,那是一种让人心烦意乱,也让人无法忘却的声音。那是生活的原声。有时,我还会怀念这种声音,特别是当天突然落雨的时候,从不同楼层的阳台上,传来呼喊邻居们收衣收被的声音。温暖的喊声如在眼前,提醒我们,衣被不要被雨淋湿。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