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中原军区文工团随王震艰难突围
2017-09-26 14:46:56

   揭开解放战争序幕的中原突围,已是70多年前的往事。当年中原军区政治部文工团随军突围的历史鲜有人提及。岁月悠悠,战友大多离世,本文作者当年仅17岁,现在也已是耄耋之年。

  王震特批大提琴放行令

  1945年抗战胜利后,根据中共中央指示,新四军五师、八路军河南军区部队和359旅南下支队于11月上旬合并组成中原军区,李先念任司令员,王震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下辖野战军和地方部队6万余人。中原军区政治部文工团1946年2月组建,全团六七十人。

  中原军区成立后,国民党蒋介石即调遣30万大军,将我军重重包围在以湖北大悟县宣化店为中心、方圆不足百里的狭窄区域,并实行经济封锁。

  6月26日凌晨,我军获悉国民党军已从三个方向直扑宣化店。当天深夜,文工团奉命紧急集合,跟随李先念、王震所率领的约15万人的突围部队北路军,静悄悄地离开了宣化店,走上突围之路。由此,拉开了三年解放战争的序幕。

  一夜急行军,向西走了六七十华里。走在自己防区,人们尚不知前路的艰险。文工团虽经过轻装,仍留下一些难以舍弃的演出“家当”,如幕布、服装、乐器和灯光器材等,已成为队伍的累赘。

  两天后的下午,部队聚集在一个山谷中,席地而坐。李先念司令员和王震副司令员站在—块巨石上,向部队进行了战前动员。随后,所有非战斗单位就地再度进行轻装。文工团的“家当”被全部抛弃在荒郊。

  这时,有人和监督员发生了争执,那是文工团音乐组组长李季达。他护着一把大提琴,坚决不肯扔掉。这是他亲自绘图、选料、带领木工制作的大提琴,也是边区多年来唯一的一把大提琴。监督人员说,你现在不扔,到前面的检查站也通不过。

  果然,当队伍走到检查站时,检查人员勒令扔掉这个“庞然大物”。李季达一气之下跑到司令部,竟然拿到了王震将军亲笔签发的大提琴放行令。

  可惜,后来环境日益恶化,这把大提琴还是被扔进了一条不知名的河流之中。

  西向突围的第一道封锁线,是平汉铁路。我军为快速突破此防线,决定将大队人马一分为二,从左、右两翼同时通过。文工团跟随王震的左翼部队。

  6月30日午夜,我们急行军来到河南李家寨附近泥泞的田间小路上。在距离铁路约四五华里的地方,队伍开始跑步前进。平汉铁路的两侧都是水稻田,接近铁路时,大家加速奔跑。突然,枪声大作,据点内的敌人发现我军穿越铁路,开始疯狂射击,铁路线上巡逻的装甲车也发来炮弹。指战员们全力还击掩护我们,大家散开队形,冲上路基,跨过铁轨,跃入稻田,三三两两、跌跌撞撞地冲出了敌人的火力封锁网。文工团清点人数,没有人伤亡。

  鲍鱼岭突围

  鄂豫陕交界处的荆紫关,是通往陕西的咽喉,山势险要。

  左翼部队原计划从此出关,向陕甘宁边区靠拢,但刘峙、胡宗南部依靠其机械化速度抢先赶到了荆紫关。7月中旬的—个夜晚,我军被敌军包围在荆紫关以南、郧西县东北的鲍鱼岭上。

  我军必须在敌军完成部署发起进攻之前突出包围。王震指挥部队迅速出击,战斗异常激烈。文工团随359旅旅直机关一起向山下冲去,在枪林弹雨中突破了敌军的包围圈。

  为避开强敌,左翼部队在王震的率领下进入了陕南地区。我们日夜行军于荒山野岭之中,行军的方向无定,逢山翻山,逢水过水,可谓走不完的路,爬不完的山,蹚不完的水。

  部队的行进速度很快,文工团员纷纷掉队。

  每当我们在穷山僻野中行军一段时间后,指挥员总会带领部队走出山沟,打下一个由地方武装镇守的乡镇,让饥饿、疲倦不堪的战士们能稍事休整,补充营养。

  7月30日,部队占领了陕西柞水县红岩寺镇。次日拂晓,忽听镇外枪炮声大作。我们从酣睡中惊醒,来不及整队就跑出了镇外。原来是被赶跑的地方武装又组织力量从山上打了回来。

  在上午的行军途中,前方突然传来敌情。我们停留在一道堤坎边。只见头戴草帽、脚穿草鞋的王震将军疾步赶往前面,看见我们坐在路旁,关照我们要隐蔽好。不久就听到激烈的枪声。枪声过后,传说王震亲自指挥了战斗,活捉了一个国民党军官,缴了他的枪。王震问他:“你服不服?不服的话,警卫员,把枪还给他,老子跟他再打一次!”警卫员把枪递过去,国民党军官不敢接枪,不停地点头说:“我服!我服!”

  最后的冲刺

  8月初,根据中央指示,队伍停止西进,就地在陕南分散打游击,以牵制蒋介石向其他解放区投放兵力。

  王震将军本想将文工团带到延安去,由于处境日益险恶,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他召见大家说:这次突围很艰苦,你们的表现很好,经受了革命的考验,这一段历史,将来我会为你们证明的。以后的日子会更艰苦,你们走不动时,可以自行离队。随后,给大家分发了离队时必需的路费和便服。

  部队向西至宁陕一带游击活动。文工团掉队的人日益增多。

  当我军抵达胡宗南重兵设防的最后防线——西兰公路附近时,彭德怀将军派了部队前来牵制增援之敌,接应359旅。

  王震作了最后的战斗动员:“同志们!这是最后一天了,边区的兄弟部队就在前面迎接我们,我们一定要坚决打过去!”说罢,他身先士卒,亲自率领八团,集中全部机枪和弹药,向正面的敌军猛攻。我大队人马冲过公路,渡过泾河,于8月29日在甘肃宁县地区与接应的部队胜利会师。

  9月27日,部队抵达延安。根据湖北省编撰的《中原突围史》记载,中原突围历时63天,途经豫、鄂、甘、陕4省,行程5000余华里,浴血战斗90余次。其艰苦境况,李先念司令员曾电告中央“不亚于红军长征后一阶段”。故人们将中原突围称为“小长征”。

  突围中,文工团的同志大都掉队了,随军走到延安的只有海啸、李吟谱、王燎荧、杜利、傅思有和笔者6人。后来得知,突围中受伤的指导员胡代伟回到了根据地;因掉队被俘的重庆剧专生陆滨女士在襄樊老河口监狱被敌人杀害。其他掉队的同志,或投奔李先念将军的右翼军,参与开辟陕南根据地,或辗转到全国其他解放区。

  李季达在陕南掉队后,投奔了李先念的右翼军。解放后,他在北京电影制片厂作曲组工作,曾为电影《智取华山》等影片作曲配乐。

  舒铁民(据《中国新闻周刊》)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