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爱 好
2017-09-26 15:09:51

  经常更换着去喜欢一样东西,几乎次次陷进沉迷。

  比如喝茶。起先不是为喝,只是喜欢那么个动作,一个与工作绝无关系的动作让我感到十足的休闲。于是,喜欢上了喝茶的杯子。这一喜欢就一发不可收,每次淘回的杯子都认为美至极点,发誓要将它用得溜光滑亮的变成文物,并刻上时间地点。可是,很快我又看上了另一个杯子。转瞬间,我的案前便更新换代。如今,太多给过我一时之喜的茶杯存在我能放置它们的任何地方。

  我抽屉里还有一大堆的ZIPPO打火机。第一个是有一年的情人节,妻子送给我的。一个银白色的ZIPPO。这个礼物跟随了我好几年。终有一日,我到上海出差,逛精品店时又见到了一款金色的,当时就说服自己买了下来。如今,妻子的礼物,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它了,虽然我可以保证它并没有丢。

  其实何止是茶杯与打火机,我还有五个数码相机,从卡片到单反。三部名牌单车,公路车、山地车、旅行车一样不缺。此外,我还是不折不扣的军品爱好者,无论古今中外,只要能见着,我就忍不住想下手。为这林林总总的喜欢已经不知投入了多少财力与精力,妻子不止一次对我咬牙,“你的口袋里就不能有钱!”

  我不愿再这样下去了,因为我已经身无分文。每当我向妻子要点活动经费,无一例外能看到她的紧张表情“你又想干吗?”

  经常也会反思,如此这般到底图什么?说实话,无论曾经有多么想得到的爱物真实实在在地把玩手中时,至多也不过是三天的新鲜劲。

  由此,我联想到尘世里总诱惑着我们的东西,比如权利地位,比如美色金钱。我不知道用尽努力最终得到了它们的人到后来是不是也有我的感觉,有没有我那样的后悔。

  我有个与我年龄相仿却官居高位的领导,他总是喜欢在各种场合谈他的感悟,他说他的透彻源于他曾经在手术台治眼睛的四个小时,那个时候他很清醒,他面对痛苦的手术只是在想,如果可以,情愿用平淡生活来换取他的健康。四个小时难挨的时间,让他得到了平静与达观。

  我痛定思痛向妻子保证,一定痛改前非。妻子终于对我吐露了心扉,尽管她也心疼钱,但又想,最起码我没有声色犬马,没有搞婚外恋。我笑,我说我还不至于傻到因为三天的新鲜而去自找那样的烦恼,有那一大堆的打火机和茶杯就够了。

  千万别以为是真喜欢,三天而已。作者王木木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