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1941年确定“七一”为党的诞生纪念日
2017-09-26 15:36:58

  今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6周年纪念日。“七一”建党节是什么时候、怎么定下来的呢?本文作者为中共党史研究室专家,他们来为我们讲述建党的那些事。

  “七一”是怎么定下来的

  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的开头指出:“1949年的7月1日这个日子表示,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28年了。”

  大约20世纪50年代中期,董必武在与子女的谈话中,明确说:“在上海开的第一次党代会并不是7月1日这一天开幕的,但会议确实是在7月召开的;7月1日这一天是毛主席在延安定的,是个象征性的纪念日。”

  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以及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或处于秘密状态,或处于艰苦的战争环境和白色恐怖下。那个时候,党还顾不上组织大规模的统一活动庆祝自己的生日,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证一大召开的确切日期。

  为纪念党成立15周年,一大代表陈潭秋在共产国际机关杂志《共产国际》(中文版)发表了《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回忆》一文。后来又发现了一份陈潭秋1936年7月在庆祝党的15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提纲)。陈潭秋的文章和讲话(提纲)都是以党诞生的月份为依据进行纪念的,并没有确切指出一大召开的具体日期。

  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逐步建立了以延安为中心的比较稳固的根据地。七七事变后,国共实现第二次合作,国内政治环境相对宽松。到了1938年,为纪念党成立17周年,许多抗日根据地、特别是延安的同志,向参加过一大的毛泽东和董必武询问大会召开的时间,以隆重纪念党的生日。可是,毛泽东和董必武都只记得一大是1921年7月召开的,至于具体日期,由于年代久远,又无档案资料可查,已经记不清了。

  一大究竟在1921年7月哪一天召开?一大的参加者有着不同的回忆。

  毛泽东、共产国际代表马林、董必武他们三人,只笼统地说是7月。

  李达在《七一回忆》中说:“1921年7月1日下午8时,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望志路树德里3号的楼上,正式开幕了。”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说:“交换意见的结果,决定7月1日正式举行大会”“1921年7月1日下午3时,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了”。

  刘仁静回忆是7月2日以后,包惠僧则回忆“在7月10日左右”。

  陈公博在《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一文中说是7月20日。陈潭秋说“是在七月底开的”。这二人的回忆将一大开会日期指向7月下旬。

  何叔衡、李汉俊、王尽美、邓恩铭由于牺牲较早,没有发现他们留下关于一大的回忆资料。

  另外,史学界对一大的召开日期一度也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苏联的B·H·库秋莫夫在《共产国际与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中说是6月。台湾的郭华伦在《中共史论》中说是7月27日。

  在国内,有关党的一大,没有留下任何文献资料,而共产国际保存的两份文件,既没有名字,也没有文件时间。

  7月1日是毛泽东在延安定的一个象征性的纪念日。

  “这样吧,就用7月的第一天作为纪念日!”——毛泽东和董必武商量后回答。不久,1938年“七一”前夕,毛泽东在作《论持久战》的演讲中,明确提出:“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立17周年纪念日。”

  事实上,用月份的第1天作为纪念日,比较方便人们的记忆。

  从1938年到1940年,“七一”作为党的诞生纪念日,尚未被普遍采用,提法也尚未完全统一。

  第一次正式以中央文件形式确认7月1日为党的诞生纪念日并要求进行相关纪念活动,是1941年6月《中央关于中国共产党诞生20周年、抗战4周年纪念指示》。《指示》指出:“今年‘七一’是中共产生的20周年,‘七七’是中国抗日战争的4周年,各抗日根据地应分别召集会议,采取各种办法,举行纪念,并在各种刊物出特刊或特辑。”

  这一年的7月1日,重庆《新华日报》和延安《解放日报》分别发表题为《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二十周年》和《纪念中国共产党廿周年》的社论。在此前后,《解放日报》还大量报道了延安各机关团体纪念建党20周年活动。

  中共一大召开日期解谜

  直到1979年8月,著名党史学者邵维正在《党史研究资料》上发表《关于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日期的初步考证》,才最终将一大召开日期这一谜题解开。

  邵维正从代表行踪、可以借助的间接事件、当时的文字记载等多方面进行了严格认真的考证。

  刘仁静应是7月7日左右到上海的,陈公博是7月21日左右到达上海的,包惠僧大约20日到达。从代表行踪和马林活动安排分析,一大代表到齐并正式开会,应在7月下旬。

  其次,从可以借助的间接事件来看。

  一大参加者的回忆中,一致提到一大在上海的最后一次会议受到租界巡捕的侵扰,会议被迫中断。

  另据陈公博、周佛海回忆,一大在上海召开的最后一次会议的第二天黎明,上海大东旅社发生了孔阿琴被杀案件。大东旅馆发生命案的时间为7月31日。

  可以推断出:一大在上海的最后一次会议是7月30日召开的,当天受法租界巡捕的侵扰,以后会议才转移至浙江嘉兴南湖举行。

  在国内,有关党的一大,没有留下任何文献资料。新中国成立后,苏联向我国移交了一批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档案,其中有《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一文,原文为俄文,没有署名,也没有标明时间。文中记载:“代表大会定于六月二十日召开,可是来自北京、汉口、广州、长沙、济南和日本的代表,直到七月二十三日才到达上海,于是代表大会开幕了。”这与代表们的行踪相符。

  同时,文中还对会议日程进行了详细描述,拟定议事日程和听取各地小组活动情况报告,用了两天;休会两天起草计划和纲领;然后开了第三、四、五、六次会议。“代表大会的第六次会议是深夜里在一个同志家召开的。会议刚开始,就有一个侦探闯进屋里,他道歉说走错了,可是终究使我们不能再继续开会……为了继续开会,只好到附近一个小城市(即嘉兴—引者注)去。”这就告诉我们:一大在上海的会议开了6天,加上两天起草文件,共计8天。从孔阿琴案件的间接推断中,我们已知在上海的最后一次会议是7月30日。7月30日往前推8天,正好是7月23日。

  从以上几个不同侧面的论证中,可以确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日期是1921年7月23日!

  7月23日的考证成果为学术界所广泛接受。但7月1日作为党的诞生纪念日一直延续下来。

  (据《人民政协报》)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