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谁人“笑傲江湖”
2017-09-26 15:47:18

 文/顾星

 图片 

  上世纪80年代初,香港作家金庸等人所著武侠小说潜水北上,“呼”地一下热遍了大江南北。

  我那时正在北京上学。寒假过后回学校,一天晚上,同宿舍的一位北京同学,鬼鬼祟祟地掏了一本书给我,并叮嘱只能看一天,明晚必须归还。接过一看,是《笑傲江湖》,真是大喜过望!于是,一夜不眠,如痴如醉。第二天,装病请假,继续遨游,达到忘我的境界……

  很快就有金庸小说卖了,但大都是盗版书,用纸、校对、排版十分糟糕。但好歹有胜于无,我是见一本买一本,很快凑齐一套。90年代中期,三联版的金庸作品集终于面世,价格不菲,我毫不犹豫地又买了一套。

  金庸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可谓笔无滞行,变化无穷,意之所至,皆成妙喻。但他的早期作品中人物塑造相对简单,基本是正邪对立。后期作品尤其以《笑傲江湖》为代表,金庸转变了写法,人物的亦正亦邪、亦善亦恶等多重性格要生动和丰富得多。

  我更喜欢金庸在书中表达的历史责任感。这本书写于1967至1969年间,正值内地“文革”暴起之时,更是一个人性遭到大践踏的时代。书中写的是武林争斗,实则是对现实状况的白描。今天的人们已经很难想象那个疯狂年代的所作所为,那么不妨看看《笑傲江湖》里的描写:众多门派,相互对立,都自诩名门。在几句冠冕堂皇的口号下,纷纷指责对方是魔派邪教,进行大肆残杀。这像极了“文革”中造反派组织林立,在“誓死捍卫”的名义下武斗连连。又如金庸写到一些掌门人平日里道貌岸然,可一旦听到什么武林秘笈,马上像变了一个人,老婆女儿徒弟都可以成为牺牲品,这像极了文革中屡屡出现的夫妻反目、子女成仇、朋友背叛等令人痛心的现象。

  《笑傲江湖》于写人写事中尽现人性百态。汉密尔顿说得好,就人的天性而言,对一个人的生存有控制权,就等于对他的意志有控制权。《笑傲江湖》所写的各个教派尽管三六九等,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等级森严,教主对门徒的经济和生活的一切方面都有着绝对控制。这时,指望独立思考,按良知办事,几近于天方夜谈。而且在集权意志日益强大的情况下,还必然会走向人性的群体性扭曲,使人失去道德感,变得无耻。然而,金庸又写出了人性自我和超我的一面,尤其是写活了一个令狐冲,他以自清和自傲表达对权力与地位的不稀罕、不参与、不屈从。书中描写了一段令狐冲和依琳小师妹的感情,其至真至纯可称得上如秋水般地晶莹澄澈,无疑是险恶江湖上最珍贵动人的一段传说。当人们还在感叹“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的时候,从令狐冲的身上,无疑可以看到聂政、荆柯、高渐离豪迈、自由、骄傲的影子。

  汤因比说,所有文明的消亡皆因自杀,而非他杀。这种自杀,首先当由人性的自虐开始。这番话可当作《笑傲江湖》的一个导读。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