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清蒸一夏
2017-09-26 15:50:07

  图片

文/米丽宏

  每到夏天,我总被那些清蒸美味,撩拨得不能自已。在我娘的清蒸食谱里,那些食材,无一不是出自节令的天然恩赐,南瓜瓤儿,青豆角,囫囵个儿的土豆,嫩玉米,野梨子……娘用大铁锅蒸馒头的时候,顺便拣个空儿,蒸上那么一味,可那样随意一蒸,却构成了我们日后完美的味觉乡愁。

  初夏,菜园里的各样蔬菜,已初具规模,绿葱葱地叫人欣喜。某一日,娘摘回几个半嫩南瓜,还没完全长开,瓜皮嫩得能挤出水儿来。我们一看,知道是要做瓜瓤羹了。南瓜对半儿剖开,挖出瓜瓤儿;再把瓜瓤儿盛蓝花碗里,上篦子蒸。同锅的馒头熟了,瓜瓤也被取出来,撒一撮盐,淋一点醋和香油,略略搅拌一下。好了,一碗瓜瓤羹就做成了。

  这碗瓜瓤羹,娘每年都会做给我们吃,在我们家,简直成了一种迎接夏天的仪式。

  青豆角煮面汤,会陪伴我们半个夏天。那汤添在白色的瓷碗里,颜色青莹莹的。农历四月末,一种叫做“四月鲜”的豆角,已走向衰落。会被拔掉棵子,种别的菜。棵子上遗留的半熟豆角,被一一摘下来,依旧上篦子蒸。蒸出来的豆角,娘用筷子一簇簇夹到小巧的荆筐中,放到小桌上,又忙着做汤去了。我们嘻哈着剥开一只只烫烫的绿豆角,豆粒子,嫩嫩的,圆润软糯,豆香清芬。弟弟吸一下鼻子,直说,香。豆子那么肥软,那么甘醇,南山吹进门扉的风,那么轻扬。轻笼的暮色里,是那么那么熟悉的日常情节。如今,一吃豆角,我都要跌坐在那一种幸福的回忆里,不愿醒来。

  在我娘的夏天的食谱里,好像一直都有新的东西可蒸。土豆带皮儿蒸,蒸出来土豆皮儿已满身开裂,露出亮晶晶、面沙沙的土豆泥;嫩玉米,蒸出来,一粒粒色如嫩玉,晶莹剔透,一股清甜之气;野梨子蒸好,倒成了绵软的“娇无力”了。记得,每次吃清蒸,姊弟仨都要抢着送到正在忙碌的娘嘴边,娘凑过来,每人尝一口,叹道:嗯,真甜!

  如今,朋友们说到清蒸,我立刻就答:爱吃。又被问道,爱吃清蒸的哪一种?是鱼,还是肉?我急急答:瓜瓤儿、豆角、土豆、嫩玉米。周围人听了,长长应一声“喔”。赞许不像赞许,怜惜不像怜惜,真让人费解。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