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我们不在同一频道...
2017-09-27 08:57:45

    外教Chris是个英国人,个子不高,瘦削帅气。他年纪轻轻,性格却很闷,讲课毫无趣味,嗓音低低的,像催眠一样。讲完课也不管我们有没有问题,书本一夹,就耷拉着脑袋回宿舍了,寸许长的小黄辫子一撅一撅的。Chris来了几个月,依然一句中国话都不会,也没有朋友,整天独来独往。

  秋日的周末,阳光很好。我遛跶到校园西侧的大树下,想坐下来背单词,忽然听见树的另一侧有人说话,探头一看,是Chris和一位五十多岁的校工花匠,两人席地对坐,聊得甚是投机。

  花匠是标准的鲁中口音:“……我有仨儿子,大儿子在矿上跑卡车,一年到头不沾家。二儿子劳务输出到泰国干活,小三儿在河南开封当兵,快转士官了……”

  Chirs说:“我很多年没见过我父亲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妈酗酒,跟我爸离婚后就开始酗酒。”跟上课时一样,Chris讲的是纯正的伦敦英语,大概是想让花匠听明白,他刻意把语速放得非常慢。

  花匠好像听懂了一样,也提到自己的老伴:“噢。我家里头的,四十岁就没了。家里穷,三个小子都很皮,不念书,小三儿现在后悔了,后悔也晚了。现在的孩子,不念书连个女朋友都找不着……”

  Chris马上无缝连接,向花匠讲起自己曾经的女朋友。他说女朋友很喜欢东方,早他一年到了中国,他虽然不想离开家,但还是争取到机会也来了,不想女朋友已经跟别人好上了……Chris情伤未愈,声音愈发低沉伤感。沉默片刻,他拿出钱包给花匠看前女友的照片,花匠说:“这闺女长得倒是很俊,就是看面相跟你不合……”

  两人各自操着各自的母语,一句接一句地聊着,毫无违和感,不知道彼此能听懂多少——懂不懂的有什么关系呢,他们那么聊得来!

  二姑跟二姑夫结婚四十年没离婚,简直就是奇迹,亲朋好友都觉得他们是两个价值观全然不同的人。二姑不服老,六十多岁了,谁叫她老太太她都会生气,她走路轻巧快捷,每天把花白的头发吹得精致有型,衣服鞋子也很时髦讲究,还真是显得很年轻。她喜欢看小说,喜欢写格律诗,赞美春夏秋冬风花雪月,书房里摆着文房四宝,坚持练大字,风雅得很,我们都叫她“成熟的女文青”。再看二姑夫,一件T恤穿到领口都起毛茬儿了,还不舍得扔,袜子经常一样穿一只。他订了一份《老干部之家》,这也是他唯一看的书。老两口一人一台电视,二姑泪眼婆娑地追剧,二姑夫则天天看新闻,看完中央看地方,看完国内看国外,连重播都不放过。就连吃饭,二人也截然不同:二姑吃素,姑父无肉不欢。

  那天二姑偶染小恙,让去医院还不想去,躺在家里扮林黛玉。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正跟姑夫探讨人生呢:“你说我们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二姑夫嗓门很大:“活着的意义就是要尽量舒坦,让自己舒坦也让别人舒坦!” “可我现在很难受,太难受了!” “难受就去医院,吃药打针,好了就舒坦了。你老这么哼哼唧唧,孩子们都不放心了,耽误了他们的工作,大家都不舒坦!”他把手掌贴在二姑脑门上试温度,嗓门依然很大。

  停了几分钟,二姑自己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同意跟着我们去医院。二姑夫很开心地说:“这就对了,你想想,赶紧把身体治好,想去哪儿去哪儿,想吃啥吃啥,想要啥意义就有啥意义!”

  打吊瓶的时候二姑喜滋滋地跟我夸自家老伴:“我就喜欢听你姑夫聊天。你别看他不读书,他可是有大智慧的人呢!”我忍住笑没吭气,反正只要您老人家喜欢就好!

  对门住的大哥是个高智商工科男,人很善良,但性格内向,不苟言笑。

  有一天我看他在门口撅着屁股给自行车打气,就随口开玩笑:“哥,悠着点,别把气筒里的气用完了!”不料这位可爱的大哥马上停下手里的活儿,回屋拿了纸笔又涂又画,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了一番打气筒的工作原理,告诉我里面的气是用不完的。他那么严谨端正,我瞬间觉得自己故作幽默的态度甚是轻浮,便认真听了一遍。大哥讲完之后意犹未尽,又画了个液压千斤顶给我讲起来。要不是各自的家人叫我们回家吃饭,我可能就学会造发动机了。

  我们真的很不一样,方方面面都不在同一个频道上。但我们能亲切交谈,温暖相处。或许是因为善良,或许是因为爱,或许仅仅是直觉。我们之间能有这种默契,真好!作者江晓帆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