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起外号
2017-09-27 09:03:40

   男孩都有个小名。有的比较家常,“二胖”,“三强”,“满意”,家人随口叫的。有的比较有气势,‘’地主‘’,“圆蛋”,“猡猡”,一听就知道兔崽子从小就长势喜人。还有个叫“八斤”的,顾名思义,他妈生他时,没少受罪。他爹心倒挺大的,提起这事儿就扬眉吐气:“不止,八斤二两还高高地呢!”每次他爹叉腰站门口叫他:“八斤!”全院孩子都搁旁边帮腔:“高高地!”

  长大了,小名不够用了,无法寄托我们热爱生活的美好情怀,开始起外号了。起一个上佳的外号,叫起来霸气,听起来解气,想一想妥帖,有故事有情怀,口口相传,妇孺皆知,那个成就感,嗯,“吾诗已成!”

  “尿罐儿!”——你听听,多响亮,多喜气,多亲切。一个淘气、蔫儿坏的男孩子形象呼之欲出,滋滋作响,都有包浆了。你要叫痰盂就不行,多恶心!前楼老徐家的小子,一身暄肉,有点儿娘,碎嘴子。嘴角点颗痣,头上再握个簪儿,就能给人说媒去。给他起的外号“徐大娘”。搁楼下一喊:“徐大娘!”他和他妈都出来了。还有邻居家的弟兄仨,连他们爹,一家子的后脑勺都像砖头拍过一样平,估计是团购的吧,丢了好找。没说的,哥仨的外号,大老扁、二老扁、小老扁一字排开。那当爹的咋办?扁总!

  外号最传神的是斜对过楼的刘青刘丹姐弟俩。刘青是弟弟,文艺青年,白白净净的,头发有点儿自来卷,还爱抹点儿发腊,乌黑铮亮地梳个三七开。美中不足的是脖子有点儿朱时茂,走起路来一梗一梗的,你要搁他左手边拍他一下,他只能往右转,你要紧贴着跟他一起转,他转一天都找不到人。

  这里插一句,听这姐弟俩的名字,丹,青,就知道爹妈不是一般人,他们家是我们家属院少有的知识分子家庭,他们家有小提琴。刘青他爸是工程师,会画画会写诗会下围棋。他妈会拉小提琴,还说普通话,比我们老师说得都好,都能用普通话骂他爸。刘青就不用说了,那脖子,要不会拉小提琴,上帝都不答应。姐姐刘丹长得漂亮,气质也好,下楼打瓶酱油,你都以为她怀里抱着瓶法国南部酒庄出品的红酒。脸上那几粒浅白色的麻子,更添几分俏皮。可以想象一下,这两人走在一起,得有多瞩目。姐姐笑吟吟的,清新脱俗。弟弟的脖子自然右倾,仿佛一把小提琴架在左肩。大家都看愣了,不知谁说了一句:这两人,嘿,简直了,麻老歪啊!可能外地的朋友不明白,以为是骂人呢,其实不是,甚至还有褒赞的意味在里头——麻老歪,是我们这儿著名的老字号,卤制的猪头肉脍炙人口。相当于北京的天福号酱肘子。反正不管咋说,刘丹刘青姐弟俩共享的这一外号:麻老歪,就此不胫而走。

  刘青轻易不敢把家里的小提琴拿出来,他怕他妈用普通话骂他。就有一次,夏天的晚上,在河边纳凉,草地上铺了一溜凉席儿,一群半熟少年,有的吹口琴,有的弹吉他唱歌。夜深时,刘青去了,拿着小提琴,拉了好几首曲子。那天我没去,后来问二胖哥,好听吗?二胖点点头,说好听,听着听着就睡着了。作者王民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