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节日邀聚三大忌
2017-09-27 14:51:03

 小G算是我的一个忘年交,我们是在书店里认识的,那天我们俩不约而同地去收银台问有没有丹钦柯的回忆录,人家说没有,我们俩因此互相称奇,后来到书店旁边一家小餐馆喝啤酒聊天,发现不仅我们的读书爱好重叠处甚多,生活趣味也较接近,比如都爱猫而不怎么喜欢狗,家里摆放植物喜欢绿叶却不怎么追求花朵。

 我们从那以后有所来往,都是约到书店见面,先各自选书买书,然后到那家小餐馆喝啤酒聊天。去年年底他从网上淘到了丹钦柯回忆录,特意买下二册,赠我一册。如今除了戏剧学院的学生,大概很少有人知道丹钦柯了,他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都是跨越沙俄和苏联两种体制的戏剧家,创办了莫斯科小剧院,形成了影响至今的戏剧表演体系,也都得善终,两个人都写了回忆录,不仅对自己的戏剧生涯、艺术理念进行了总结,从中也反映出时代的嬗变与人事之沧桑。

 前几天又和小G购书后在餐馆小聚,他问我春节期间是否还来书店,我说节间聚会较多,恐怕不来了。于是不免问他,是否有多方邀聚?他说那是当然。家族间的聚会另说,大节邀聚,多有横向性的,“发小”、同窗、“插友”(他的同龄人多有到农村插队或到生产建设兵团屯垦戍边的)、早期工作时的同事……,如果每拨都参加,那么节期就别干别的了。他表示虎年春节,他决定一律敬谢不敏。

 我说横向节聚,能展拓视野,开阔胸臆,增添乐趣,点缀人生,何乐而不参?他就告诉我,时下节聚,难免有三种现象出现,他对之很不以为然,为不受刺激、避免不快,他觉得还是缺席为上。我请他一一道来。

 小G说,去年国庆节期聚会,他所置身的群体,突显一个话题,说破了,就是比富,而富的判断标准,是拥房状况。

作者:刘心武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你新买了吗?”“还不到二百平米吗?”“什么?在南边?为什么不在北边买?”“是双卫吗?”“第几套?”……

 弄得多年没有迁新居的,包括他那种虽有改善却并不豪阔的,席间多有不快。

 虽然聚会中也有另叙别的话题的,但总有一两个活跃分子,到头来把买房话题吵大,买不起的抱怨声与买到手的得意声此起彼伏,更有自己未必多阔,偏详述其亲友别墅豪宅景象:超六十平米大客厅,三角钢琴,古瓷陈列室,热带植物暖棚……小G说,如此俗不可耐的节聚气氛,还是躲开为妙。又说去年节间,母校校庆,搞了个校友光荣榜,彩色相片头一名,注明是某机关主任,括弧正厅级;第二名,某公司总裁,注明副局级……这不是媚官是什么?

 他当即找到一位副校长,提出意见,跟他同届的某某,搞基础理论研究多年,所发论文在国际上影响很大,怎么榜上无名?又有低他两届的某某,虽已下岗,但其见义勇为的行为,是上过电视、报纸的,怎么也名落孙山?请上主席台的,怎么都是当官、经商和演艺界出了名的,而且商人财富再多、演艺圈里光环再亮,竟也还是要排在当官的后头,而当官的,怎么又非得按级别高低排序?这样搞校庆,究竟在价值观方面对小师弟小师妹们进行什么样的引导?那位副校长倒是满脸微笑耐心听取他的意见,但一转身,就口唤“王局”老远伸手连说“没忘母校难得难得”,迎过去了。

 小G言道,比富、媚官之外,节聚中还有一种陋习,就是宠星。如果真是某明星的粉丝聚会,倒也罢了,明明是老同事聚会,那明星只是某公之侄女,邀来聚餐,本无不可,但召集者竟把那明星当作了主角,明星绝不准时,众人皆饿,召集人还嘱服务员热菜慢上,明星姗姗来迟,多人哄然称快,挨近合影,索要签名,其实明星纯为顾及其伯面子,方来蜻蜓点水,热菜未碰,以水代酒,略作礼贤之态,便匆匆翩然引退,而席间话题,从此明星及彼明星,又多并不涉及其演技,而是爆其唱一次演一集入几位数,虽多有不平之音,亦以见到真佛为荣。小G说那次旁边某公问他:明星凭什么挣那么多?他答曰:答案不就在此地吗?你不如此追宠,其身价何至天文数字?

 听罢小G之言,我说:你这描绘,属于典型化手段,若按契诃夫剧作,及丹钦柯史坦尼之道,或者再冲淡些表现,可能更接近真实。但也觉得小G所痛陈之节聚三陋,实可提醒我们应自觉躬行节聚三忌:忌比富、忌媚官、忌宠星,庶几可令节聚之时,多些平等气氛、纯净乐趣。

作者:刘心武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