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曾经家住西湖边
2017-09-29 00:11:06

 图片

文/桑飞月

  杭州西湖,风景秀丽,围湖而居,乃很多人的梦想。但现如今,为保护景区,一线湖景房已停止开发。这也就是说,纵然你再多金,也只能在湖边的那些老房子前,凭吊一下前人的风光与幸运了。

  西湖边的那些老房子,多建于民国时期,如秋水山庄、抱青别墅、汪庄、如庐……每幢房子,都是一道别致的风景,都隐藏着一段令人感怀的往事。

  之所以说起这些老房子,是因和我们一起学车的王同学前些日子在那边拍了组婚纱照,样片出来后,别有一番风味,借机,大家就浮想联翩起来。

  “咳咳咳。”教练老章清了清喉咙,说:“以前,我也住西湖边的。”嗯?!大家吃了一惊,赶紧用考古刷一样的目光,重新把他上下刷了一遍,仍未看出他有啥底蕴。尤其他那酱色的面孔上,凝聚的分明是岁月的风霜。

  “望湖宾馆知道吗?就在那一带。”

  望湖宾馆啊!当然知道,在西湖的东北角,垂柳依依,粉荷婷婷。老章打开了话匣子:“那是一幢两层的小楼,带院子,院子里种着南天竹、腊梅……”

  老章家曾经的这处湖景宅,是他祖父购置的。老章的祖父,年轻时是个货车司机,战乱时期帮军队搞运输,赚了钱。老章前半生过得十分滋润,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尤其那小酒,顿顿不离。老杭州人喜欢喝老酒,那怕就着一碟酱萝卜,也能从早上喝到晚上。但老章喜欢去小酒馆,要好酒要好菜。

  忽一日,老章觉得不对劲。去医院一检查,胆囊坏了,必须切除。然而,这还不是最惨的,惨的是,他的胆管也出了问题。专家们商议的结果是,用一个T管将胆管支撑起来。但这得一年一检查,更换T管,不然会引起堵塞。即便如此,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老章的命,成了一朵随时有可能被风吹去的蒲公英。

  手术时,老章家已不住西湖边了。旧城改造,西湖一带拆迁。上世纪八十年代,补贴也没多少。老章爸爸拿出所有的积蓄凑了凑,在郊外买了两套房,一套给老章,一套自己住。后来,老章找了份驾校教练的工作,支应生活。

  老章脾气很好,做事不慌不忙。但是,他总是起得很早,大冬天的,要我们七点到位,因为他要准时下班赶着去钓鱼,那张酱色的脸,就是在河边晒的。老章两口子一直没要孩子,妻子没工作,每天打麻将过日子。

  前些日子,老章的父亲八十岁生日,老章去弟弟家给老爷子祝寿。“其实就是去蹭饭啊,他们从不让我带东西。”老章讲道。老父亲见他身上还带着导管,问道:“又去做手术啦?手里还有的花吗?要不要给你点儿?”“不用,不用。”老章拒绝了。他说,我一把年纪了,没法孝顺老人,哪儿能再啃老。

  听完酒公子的故事,我们都沉思良久。想象着,在这个城市里,还有很多或穷或富的人,穷人努力打拼,以期有朝一日能变成富人,那么,然后呢? “有些人,知道自己的来处,却不知道自己的去处。就像我。”老章笑呵呵地貌似在自嘲,但又像是一种善意的提醒。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