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高邮州署
2017-09-28 16:38:46

 图片

文/陈永平

  我家曾在大院住。

  大院两道门。上小学的时候走后门,出熙和巷,拐个弯儿就是城中小学;上中学要走大门才顺路。大门,现在恢复了明清时州府头门的称呼,门上正中一块匾额,上书四个大字:“高邮州署”。

  明朝高邮州辖兴化、宝应,清朝属散州。州署在朱元璋坐天下的头一年就建成了,以后600年这里一直是高邮的行政中心。1949年后,里面的很多大房子被拆了,1958年在原正衙的基础上建了一栋水门汀的办公楼。我的母亲回忆说,她年轻的时候进城开会,还看到一个大石龟驮着一块碑,这碑就是当年的戒石,刻着官箴。

  唯一留下来的是州府头门。头门两侧的墙壁上一边嵌了一块石碑,密密麻麻刻着字。我在大院住的时候,上学放学、上班下班从来没见过,后来看到了,以为是为了增加头门的文化内涵从别的地方移来的,真实的情况是两块碑一直存在。“文革”期间有红卫兵要砸,被一位市民喝止,连夜把两堵墙涂上石灰,刷上标语,在旁边写了“不得毁坏”四个字加惊叹号,总算把碑抢救下来。这个市民隐姓埋名,至今没有弄清他的身份。高邮应该为这位不知名的有识之士立碑,因为有他们,高邮保留下来一大批文物古迹,成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现在高邮对文物古迹的保护工作还在继续,其中就有高邮州署。高邮市政府东迁后,从2016年开始启动了州署衙门修缮复建工程。头门往北,中轴线上依次复建仪门、戒石亭和正衙。戒石

  上的官箴为黄庭坚手迹,黄是高邮女婿,与高邮人秦少游都是苏东坡弟子。

  高邮知州中最有名的是魏源。魏源在兴化做知县,曾经带5万人到高邮运河东堤,与5万高邮人一起保堤,留下可歌可泣的故事。魏源是近代中国睁眼看世界的代表人物,晚年曾寓居高邮两年,增补《海国图志》并作序。

  重建后的州署内亭台廊柱随处可见劝廉楹联。统治者耳提面命,苦口婆心,但是各级官僚能做到为官清廉的能有几人?对有一点廉声政绩的官员,人们总要用各种方式去感恩纪念。州署头门当年被人涂上石灰又重见天日的石碑,本来是两位知州整肃吏治的告示,其中一则告示的背景是:以前高邮州辖区内每发生命案,州署要出动几十个差役,顿顿酒肉,临走还要索取验尸费等各种费用,苦主倾家荡产。新任知州立碑警告:再有书差人等吃拿卡要,本州衙门一定严厉惩处,分别参办!高邮吏治为之一新。这位知州卸任,竟有数百人跪地挽留。一个老套的情节,却在高邮真实发生过。因为清官稀少,所以百姓珍惜。

  州署建筑大都高大威严有气势,给人强烈的压迫感。这是统治者刻意营造的效果。在衙门里办公,大概不会有愉快的心情。小时候我有一天放学,看到老家的表姨站在大门外晒毒太阳,问她怎么不进去,她说看到那么高大的门楼,门口的人一脸严肃不怒而威,吓得没敢进。所有人等骑车经过大门都要下车推行,有人不懂规矩直接闯进去,收发员会厉声叫停,回头重新走过。当年我想当然地以为是出于安全的需要,给收发员留下时间查验身份。这是可能的,也可能是某种古老仪式的延续和翻版。古人在重要场所要求文官下轿武官下马,衙门的第一道门是不是重要场所呢?

  高邮新市政府没有院子,更没有头门、仪门;有一个广场,因为位于海潮路,就叫海潮市民广场。附近居民常去遛弯儿,跳跳广场舞,身心为之一悦。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