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共享单车 是国民素质“照妖镜”?
2017-09-28 17:20:17

  ■刘植荣

图片

  最近几个月,“共享单车”成了国内媒体的“重头戏”,也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热议话题,如共享单车乱停乱放、被盗、上私锁或放到家里占为己有,以及把共享单车扔进河里等恶意损坏。对于这些不良现象,有人撰文称“共享单车是国民素质的照妖镜”。

  拿国人素质说事,现在似乎成了某些人说事的习惯,每当中国社会发生某些不尽如人意的事情,总是以此来找因由。但是,值得玩味的是,中国一家共享单车企业近期在英国曼彻斯特投放的1000辆共享单车,其命运与在国内的相比也好不哪里去,短短十几天的时间,有把共享单车藏在家中或上私锁的,有拿石头砸的,还发现两辆共享单车被扔进河里。于是,又有人拿照妖镜照英国人,说“共享单车成英国人素质照妖镜”。

  实际上,不管西方还是东方,也不管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有好人也有坏人,有素质高的人也有素质低的人。人类进入文明时期,一直努力通过各种方式规范人的行为,提高人的素质。

  有人呼吁通过道德方式规范人的行为,但不同民族、不同阶层或受不同文化熏陶的人的道德标准不同,一个人认为是道德的,另一个人可能认为是不道德的。

  举个例子。一个穷人家庭,年迈的母亲患病无钱医治,儿子在药店偷药给母亲治病,儿子会认为,偷药给母亲治病是为了尽孝心,对此他不但对此没有负罪感,医好母亲的病还满怀喜悦的心情,认为自己是个大孝子。会有人对该事件评论说,一个家庭穷到没钱治病,这是社会出了问题;但也有人认为,不管出于何种目的,盗窃就是盗窃。

  有人认为共享单车满大街都是,很多堆在那里一直没人骑用,自己占用一辆并不会给其他人骑用带来什么影响,由此就心安理得地把共享单车骑回家留作私用。如果一个人发现有共享单车堵住了人行道,出于对不文明行为的愤慨,他也可能把人行道上的共享单车踹两脚,或搬起来扔到一边,他会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义之举。

  正因为道德标准存在差异性,用道德约束人的行为并不能奏效。

  也有人主张通过宗教方式规范人的行为,但宗教的约束只对虔诚的教徒有效,对没有宗教信仰或不虔诚的教徒来说,就不存在宗教的约束。

  可见,通过道德方式或宗教方式都无法规范整个社会的人的行为,规范人的行为只有靠规章制度。

  美国纽约市早在2013年就推出了共享单车,最初几年也丢失严重。2015年8月25日的《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纽约共享单车在2014年被盗300辆。后来调查发现,被盗的自行车大都是因为用户还车时没有锁好,被人顺手牵羊骑走了。于是,纽约共享单车运营商修订了与用户的协议,新协议篇幅有6000多个英文单词,对用户使用共享单车的各个环节进行了详细规定,不断提醒用户如果因没锁好自行车被盗要原价赔偿1200美元。

  与此同时,运营商加大了对各桩站的检查力度,及时把没有锁好的自行车锁好。制度健全了,管理跟上了,自行车被盗现象得到了有效遏制,根据运营商提交给纽约市交通局的报告,2017年5月,运营的10000辆共享单车中没有一辆被盗,被人为损坏的只有10辆。

  投放共享单车的企业与用户之间是契约关系,在要求用户规范用车的同时,企业也要尽到自己的各项服务义务。为确保用户骑车安全,纽约共享单车几百人的运营队伍每天调配、检查、维修自行车,并每月对所有桩站和自行车清洁两次,发现自行车有缺陷立即“召回”,用质量可靠的新自行车替代,在2016年就一次性“召回”了数千辆问题自行车。目前,纽约共享单车完好率接近100%,用户几乎遇不到有故障的自行车。

  各行各业都是如此,规章制度好比是建造大厦的蓝图,规章制度设计得好,就能建造出巍然屹立的雄伟大厦;规章制度设计得不好,大厦在建造过程中就坍塌了。

  如果把纽约共享单车的管理制度搬到中国或英国曼彻斯特来,中国人素质和英国人素质就会提高。所以说,当社会上发生不尽如人意的事情,不要总拿国民素质说事,而是要检视一下规章制度设计是否有问题。    摘自《羊城晚报》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