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下午茶丨和瓜子脸有关的梦想
2017-10-09 16:10:45

 ◇文丨木铃

  有一次朋友聚会,郝姐对我说:“侧面看你,下巴尖尖的,标准瓜子脸的模子啊。”我听了很开心,只是更加不敢给她看正脸,担心她改口。

  自从郝姐说过那么一句之后,我常常魔怔似的思考:怎样看起来才算是360度无死角瓜子脸呢?吃饭就想,今天少吃一口,回头嘴巴上的肉能紧一点;喝汤就想着少喝一口,该增长的酒窝肉也能减一圈。冰爸特别不耐烦我问他“我有没有看上去像瓜子脸”这个傻问题,恨意全写在饭菜里,红烧肉碗里汪着半碗油。我开始有计划地反击,坚决不碰红烧肉,虽然香味直往我的五脏六腑里钻。冰爸看我这次决心真挺大的,他得想辙推销掉我一向爱吃的红烧肉,于是妥协道:“真有点像瓜子脸了,现在可以放开来吃了吧。”稍后又补充一句:“西瓜子也算瓜子吧?”

  冰从来都不跟我们提“胖”这个字,怕伤我跟她爸的心,毕竟遗传基因在那呢,她怎么也不能说出“希望拒绝爸妈肥胖基因”这样的心里话吧。她最近面临选择专业,我问她的意向是什么?她答:“服装设计师,专门为我们家这样的微胖界人士设计美美的衣服,不必为买不到合身的衣服发愁了。”说完可开心了,一个人对着镜子笑了好久。可是我疑心自己听错了,体检单上明明写的是“超胖”俩字,“微胖”?我只能说,这词设计得真贴心,让人听了很受用。在没成设计师之前,还是得买衣服穿。我们娘俩在买裤子环节又陷入了死循环,试穿——穿不上——试穿——穿不上……试穿也很累人啊!冰说:“要是换一家还买不到的话,我就只能买运动裤穿了。”我说:“不会的,商场这么大,总会遇上合适衣服的。”冰问:“你那么有信心?”我郑重回答:“你妈我有责任让你开心。”

  冰爸一直有梦想,但是他不说,不过你只要看看他就知道了。晚上,两听啤酒两斤鸭脖子下肚,站起来捋捋倒扣锅似的肚子,说:“我得去跑一圈,不跑不行。”第一次他说跑步,我吓一跳,我万一赶不上咋办?想了想还是骑自行车陪他好了。结果我上了车骑了有半里地,回头一看他好像还在原地。原来所谓的“跑”,在一百多公斤的地球引力的牵制下,速度仅剩十分之一不到。下一次我就聪明了,人家的跑步,我用散步就跟得上了。

  既然大家梦想都一样,我建议从根本抓起,饮食改吃素为主。冰说:“每周至少得吃一回可乐鸡翅。”冰爸说:“我就来一个——”我瞟了他一眼——他改口说:“算了,实现梦想得有毅力。”连续吃了一星期蔬菜,我闻到巷子口那家地沟油炸鸡的味道口水直往肚里流,吞口水吞得我喉咙都痛了。回到家门口掏钥匙,包里兜里都没有,正着急呢,就听到屋里爷俩的对话声。

  “爸,蒜泥龙虾真好吃,比昨天买的冰镇的好吃。”“你还别说,吃素之后,就更能觉出肉的香来。”“就是,那个肘子,再给我一块。”“要不要给你妈留一点?”“留是想留啊,又担心她唠叨。”我简直能感觉到龙虾的蒜香和肘子的酱香来,大团大团的香气破门而出将我包围,我忍不住要擂起门来……有梦想是好事,但醒过来应该也不坏。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