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相遇瓦尔登湖
2017-10-10 18:08:16

  文/侯萍

图片

   传奇中的瓦尔登湖,位于康科德附近。从波士顿到康科德并不算远,却会让你拥有一步跨两州的越野体验。1854年,自从康科德的梭罗写的《瓦尔登湖》一书问世以来,全世界的文学香客纷至沓来,圣化了这个虽然美丽却不足为奇的一泓小湖。正如土著野人在湖边踩出了小路一样,梭罗与他的崇拜者也踏出了从康科德到瓦尔登湖的四英里林间小路。

  11月中旬的瓦尔登湖,正值秋冬相交之际,景色格外醉人。摇曳于枝头的树叶,有的还青里泛红,有的已由酒红变成了柠檬黄。一些较早飘落入水的秋叶,被涟漪推向湖边,镶起了一条深浅渐变的香槟色滚边。湖水清澈见底,映着森林和天空。梭罗眼中的“水天相接,融为一体”,不正是“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唐诗意境么!

  清晨七点,太阳刚刚升起,越过湖东的一群树冠,先照亮了西边的树林和湖岸。瓦尔登湖的岸,经过不规律的湖水涨落,清理得非常整齐,完全得自大自然的铺砌。瓦尔登湖,不像别的湖泊河流,水位不是每天都会涨落。梭罗说,最高水位有时会持续一年左右,沿湖步行颇为不便。今年深秋的瓦尔登湖,水位高低恰到好处。整齐的圆石半隐半露在湖水中,夹带着砂砾的湖滨土路上,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

  这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女人,头戴一顶毛线编织的帽子,同样是毛线编织的花色大披肩,裹住了上半个身子。这一袭别具风情的披肩,似乎弱化了长裤和短靴的存在感。这个清晨走湖的女人,没有带包,也没有牵狗,就一个人静静地环湖而行。

  她叫尼娜,来自华沙,像成千上万的追梦人一样,千里迢迢来到了瓦尔登湖。但是尼娜与来来往往的朝圣者不同,她竟然留下不走了。光阴荏苒,转眼就是几十年。尼娜在这里完成了高等教育,走过了结婚生子的历程,收获了世人眼里的所谓成功,但她的梦依然在继续……

  尼娜有个儿子名叫亚历克斯,在温哥华求学时爱上了一个巴黎女生,毕业之后便一起去了巴黎,从事艺术设计工作。尼娜说,他们没有在巴黎圣母院举行婚礼,双方之间只有一个爱的契约,为期十年,爱则续签,不爱便友好分手。尼娜尊重并同意了亚历克斯的选择,她认为尽管父母是给予孩子生命的人,但不应该是孩子的决策人,孩子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就像当年梭罗选择走进瓦尔登湖边林地中一样,也像尼娜当年选择留在瓦尔登湖畔一样。

  然而,尼娜就是尼娜,既不是梭罗,也不是亚历克斯,她一直坚持追求自己的梦想和人生。她没有像梭罗那样自己劈柴伐木盖屋种豆,也没有像亚历克斯那样,喜欢坐在巴黎的花神咖啡馆里画设计图。尼娜逐渐发现,自己深爱的是一个湖——瓦尔登湖,并且远远胜过爱一个人——任何一个人。因为她爱的任何人都会离开,唯有她爱的湖不会。

  夏天来了,尼娜几乎每天都在湖里游泳,将自己完完全全地投进爱湖的波心里。于是,尼娜的心窝尼娜的肢体,与湖的波心湖的水体,因为彼此的爱而融合在一起。有句俗话说,女人是水做的,尼娜亲水是因为自己本身就具有水的属性吗?尼娜畏凉,喜欢温度适宜的水。在风起水寒的日子,尼娜便一圈一圈地沿着湖岸走,幸福满足的感觉没有一丝一毫的减损。

  尼娜知道,只要老天愿意,瓦尔登湖便会永远存在;同样只要尼娜愿意,湖也永远不会离开她,但她有时会离开瓦尔登湖——这也是她的选择之一。每年圣诞节一过,尼娜就要飞往巴库,作为志愿者为一个国际组织工作半年。巴库以前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座名城,现在是阿塞拜疆的首都。这个高尚的工作,虽然是尼娜自己的选择,但仍然难以排遣她的乡愁。她的乡愁从东欧与西亚的十字路口,长长地抛向远方那片油松环抱的瓦尔登湖。

  尼娜在邮件里写道:“我工作很忙,进展顺利,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数日子,还有五个月就要回去了。我想家也想心爱的湖,归期一到,就是可以游泳的夏天了。”这是写给我的邮件,缘起梭罗的《瓦尔登湖》。在我揣着这本书寻找瓦尔登湖的途中,与尼娜不期而遇。一本书让我结识了一个朋友,这个朋友牵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去了瓦尔登湖。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