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三夏四忙
2017-10-10 18:12:49

 文/张怀珊

图片

  插队当年,乡村三夏四忙麦收的日子,是收获、种植、管理同步,割刈、耕拉、碾打、扬谷并举的日子。是恨不能人多生两只手,扫帚、板凳最好总动员齐上阵一起走的日子。

  田里的菜籽饱满得欲炸欲裂的,迟一刻儿工夫,就“泥牛入海无消息”了,如上战场,屁股忙得带冒烟地收回来,那才是锅里的油星星,油花花。

  大麦、小麦、元麦,次第黄了,熟了,沉甸甸了,先收后收,早收晚收,就是凭老把式的眼力,捋一穗,放手里一揉搓,扔嘴里一咬嚼,一锤定音,一溜排地开镰,齐刷刷,齐刷刷,割倒刈下,顺手打个草腰捆扎了。前行的是脚步,后退的是麦捆,抛洒的是汗珠,丢下的是喘息。

  大伯伯,小叔叔,金哥哥,银娃子,甩开绳索,叠起麦捆,一使劲,打个扣,桑树扁担两头一穿,猫下身子一雄起,一头一座山,稳稳当当,双臂张开执一端,接踵迈步节奏欢,中途换肩不歇担,挑到场头折回返。

  二大爷是大场上的“能豆子”。他挥动连枷,转动上下,拍打得有声有色;挥动木锨,斜刺扬向半空,飘出去一条线,落下来麦是麦,芒是芒,草叶泥块到一旁;挥动翻耙,来回翻转,赶着太阳晒,抢着日脚烤省却了脱粒机几多麻烦。

  小鬼头们,挎着篮子在地垄边捡拾麦穗。动作慢一点,那些鸡,那些鸭,那些鹅,就会扑楞着翅膀,争抢着将颗粒归了“肠”。

  栽秧号子即兴唱响,一人领,众人和,手不停,脚不住,收起了金黄,栽插了碧绿,横看成线,竖看成行,一丝风吹过,水面秧儿直点头。

  老奶奶下午送 “早茶”,送到田头地边。惬意的片刻,大麦果子茶,大麦面稀粥,发酵面饼,三下五除二,风卷残云,咕噜咕噜下了肚,打一声饱嗝,望一眼云彩,抽一袋旱烟,嗖嗖嗖地就长了精神,足了力气,倒倒磕磕鞋子里的沙砾,掸掸屁股后面的泥土,噔噔噔,大步流星又去忙活了。

  忽然间,暴雨来袭,迅雷不及掩耳,不管男女老少,一个个竞相飞奔着来到场头,你拉我拖,迅速码了堆跺,苫挡好,盖严实。与老天爷赛跑,无异虎口夺粮,惊心动魄。

  昔日乡村三夏四忙麦收,是一幅画,是一首歌,是一道风景线。那情景,怎一个抢字了得!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