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三人行 | 在作家圈里,我不提语文
2017-10-31 19:13:38

  因为我的职业是中学语文教师,又在一所名校任教,朋友圈中遇到语文教育的困惑,首先想到的是咨询我。尽管我也教了三十多年书,但讲实话,对语文教学的很多问题我自己也困惑,所谓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尤其我这样个子矮的人,狂跳一百年也是够不着,我这样自我解嘲。

  但朋友们不这样想,他们认为老余提到中学语文教学就装傻不够朋友。语文这门学科,谁都觉得有发言权,课本上那些个字,只少数不认识。所以领导听课,语文课最受追捧。作家朋友坐到一起,攻击基础教育最喜欢拿语文科开刀,我只有苦笑,人家有发言权,不光认得语文书上的汉字,说不定语文课本上就收有他们的文章。

  有一回,作家甲说,某市高考试卷用了他的文章做阅读题文本,他以此为豪,兴冲冲做了一份答案,一对照标准答案,错了一大半。他愤怒之余,打电话给我,对我的职业好一顿抨击。好在我已见惯不怪,这种事我遇得太多。湖北的一位作家公然在微博上发帖:恳求语文老师千万别用拙作命题,不愿自己的文章被用来扭曲阅读,给孩子留下阴影。这一回作家甲打电话给我,是因为知道我和这试卷的命题者关系不错。犹豫了半天,我还是婉言转达了作家甲的不满。命题者当然是业内的权威,权威就是权威,他大度地说,老余,这位作家甲原话中的不逊之言一定被你省略了,比他名气大的作家都当我的面叫嚣过。这没什么,隔行如隔山,一行有一行的门道。打个比方,作家是母鸡,它只管下蛋。至于这只蛋能不能孵出小鸡,这只蛋的营养结构,母鸡它懂吗?语文考试命题有考试的出发点,试想,没有规定的路径,没有统一的答案,教师怎么打分?

  这也是为我的职业荣誉而战,屁股决定脑袋,我表态积极拥护语文教学大师。

  作家乙是直接找上门来,儿子期末考试作文不及格,在家中嚎啕大哭,他读了儿子的作文,觉得儿子写得很棒,不服,让我评评理。作家乙平时与我联系较多,曾经因为儿子的作文成绩差,打算停下手头的创作,花时间专门辅导儿子写作文。我当时喝令打住,不要误了你儿子的分数。不夸张地说,我至少提醒过五六位作家不要指导孩子作文,看来这位没听进去。我看了他儿子的作文,说,文章很棒,分数确实不能及格。

  我的地盘我做主,中考作文有中考作文的评分标准,高考作文有高考作文的评分标准,作家写作以求新求异为贵,而学生作文以规范为高。一个师傅一把尺,但考试这把尺的标准决定孩子的命运,你做爹娘的敢不认?

  当然,教学大师也有吃瘪的时候。有一回有幸与我敬仰的名师同桌吃饭,酒足饭饱,名师愤然说,文学圈是越来越黑,我以为是指网络上的文坛是非,不言。名师说,我写的一篇游记散文,读过的人都说好,可就是没有一家文学杂志肯发表。毕竟,我认识几个做文学编辑的朋友,便做了推荐。编辑却没给我面子,退了稿,打电话给我解释:有充分修辞方法,有丰富神话,有积极主题作豹尾,考试作文可打高分,发表不宜。

  我疑心,这位爱好文学的编辑朋友做学生时,在作文课上受过伤,有过心理阴影。我后来学乖了,在语文圈里我拒绝谈论文学。在作家圈里,我不提语文。 余一鸣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