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好听丨残缺不全的珍宝
2017-11-10 13:43:11
残缺不全的珍宝 韩宇

用好听的声音读好听的文字给你听——B座西窗推出“好听”栏目。首批推出的是由金陵图书馆“朗读者”志愿团队录制的《那书与我》部分征文音频。本栏目将持续更新,邀请专业主播、志愿者以及本报读者献声朗读,将此次征文大赛的作品以及扬子晚报副刊的原创文章变成“有声版”。让我们一起欣赏有声的文字。

NO.15 残缺不全的珍宝

作者:倪寒羽

朗诵者:韩宇

(金陵图书馆朗读志愿者,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播)

近年来,在南京的公益广告栏里,经常可以看到丰子恺的漫画。我小时候,凡是能在报刊上找到丰子恺的漫画,我都把它们剪下来,贴在一个大本子上。陆陆续续竟然贴了厚厚一本。后来在旧书店里先后买到五本他的漫画小册子,即《儿童相》、《学生相》、《民间相》、《都市相》和《战时相》。根据画册后面的目录来看,这套《子恺漫画全集》还差一本《古诗新画》就齐全了。为了凑齐这套全集,我跑遍市里大小旧书店,都找不到这本《古诗新画》。


有一天,我在夫子庙闲逛,看见一个卖杂物的地摊上零乱地放着几本旧书。我本来已经走过去了,可是偶然一回头,看见那几本书中有一本被一阵风吹开了书页。我漫不经心转身回去,拿起那本书一看,啊,这正是我搜寻多时的《古诗新画》!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来得全不费功夫”。我激动地问摆摊的瘦老头要卖多少钱。老头看出我的心意,想了一下,说:“便宜卖了,给五块钱吧。”我吓了一跳,五块钱,在当时,足够我家一个星期的菜金。


瘦老头见我嫌贵,便压低声音说:“你外行,这是初版书,你看纸都变黄了。”就这样,这套《子恺漫画全集》总算完整了。它印刷很简陋,开本也很小,1947年初版时的定价也就9角到1块2角一本。虽然它是那么不起眼,但每次翻阅它时,却总能使我受到许多美的启迪,清新简洁的笔触,平和深刻的寓意,使我受益匪浅。这以后,我陆续购买了丰子恺的《护生画集》、《缘缘堂随笔》等著作。对子恺先生的童心、爱心、慈心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那时,年轻无知的我,冒昧地给子恺先生写了一封信。信中向他请教问题,并提出请他赐画。隔了几天,回信便到了,落款是“丰宅”,信中说,子恺先生因病住在医院里,不能为我作画,十分抱歉。为了不让我失望,信中夹带了一张子恺先生的照片,一位白发银须的慈祥老人坐在沙发上看书。照片背面写着日期,还盖着先生的图章。


到了文化大革命,一封赫然盖着“上海××界造反司令部”大印的信送到我的手里,拆开一看,原来是××造反派在抄先生家时,抄到了我几年前写给他的信,于是便顺藤摸瓜,给我写来这封信,要我交出先生给我的“黑诗”、“黑画”,以协助他们来批斗他。我当即回信说,子恺先生没有给我写诗作画,我也无法“协助”他们搞什么大批判。


不久,我有机会去上海出差,拜见子恺先生的愿望就要实现了,我激动不已,将装着那六本《子恺漫画全集》的提包牢牢抱在怀里。这时,文化大革命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满街都是大批判专栏。我看到了批判巴金和丰子恺的大字报,言辞激烈。我数次徘徊在丰宅门外,不敢贸然进去,我知道,这种气候下的拜访,将会给我尊敬的画家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后来,“红色风暴”席卷了全国,也席卷了我。我多年收藏的丰子恺的作品连同其他书藉全被当成“封、资、修”的大毒草被抄走了。直到“四人帮”倒台后,这批书才还给我,但只剩下三分之一了。我在整理这些劫后余生的东西时,竟意外地发现了三本子恺漫画集,它们是《学生相》、《都市相》和《战时相》。可惜的是先生送给我的照片却已不在。


这三本书大概是因为装帧简陋才得以幸免于难的吧。近年来,各家出版社出版了很多丰子恺的著作,装帧精美,版面新颖。但我更爱这套残缺不全的《子恺漫画全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