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沁雪石
2017-11-13 18:02:46

 文/憨憨

  曹先生是一方文化名人,既是位书画家,又是位博物学家。初次见他,还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朋友圈盛传,他家藏唐伯虎的真迹,并有多部极有价值的古籍孤本,到他家造访,与他神侃的人络绎不绝。

  先生身材瘦削,面容清癯,戴一副黑边眼镜,举止儒雅,口才极好。他的孩子尚小,坐在方凳上,手捧一本线装的《王荆公文集笺注》,背诵章句。这在当时,也是罕见的家庭教育方式。

  他说起一件事颇有趣:“上月去苏州买书回来,饥肠辘辘,身上一文不名。闻到山景园里鱼肉飘香,有一对新婚夫妇办婚宴。我被馋嘴牵引,不由自主,前去蹭饭。”

  “‘蹭饭’词好,如果说‘吃白食’,就不登大雅之堂了。”一位熟人说。

  “大将军韩信能蹭饭,刘宋宰相刘穆之能蹭饭,为什么我就不能?‘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被我蹭饭的人家,往往会得到数十倍的回报。你求我蹭饭,我还不干呢。”

  新人是公园管理员,曹先生坐的一桌,尽是领导。领导谈人民公园﹙即虞山公园﹚的革命化建设,曹先生只专注于眼前的美食。新人夫妇来敬酒,发现不速之客。宴会静了下来,大家的眼光射向曹先生。有两个“愣头青”卷衣袖,捋手臂,想来“逐客”,被领导拦住了。

  情急之中,曹先生说:“我是来向领导献宝的。你们人民公园,在我看来,只是画了龙,还没有点睛之笔,点睛得有一件镇园之宝。我这就领大家去得这件宝贝。”

  什么宝贝?“话得从远处说起。大家都练过字,不是颜柳,就是欧赵。赵就是元代书画家赵孟頫,他家住在湖州莲庄,庄上有两块太湖名石,一叫垂云,一叫沁雪。人民公园只要得其一,便能画龙点睛。沁雪奇石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曹先生说得有板有眼,石破天惊:“明代弘治年间,我们虞城县令的女公子生病,女巫说是衙门前的太湖石作祟。此石便是沁雪石。前任县令从赵孟頫后人手里买得此石,树于县衙,弘扬文化。此任县令只爱女儿不爱文化,奇石扔出了衙门。退职进士钱承德恰在门外,令家人搬回家里,与他花园内的原有四石凑成五峰,花园改名‘五老峰’,遍请名流题诗。名画家沈周有诗‘沁此万古雪,亘地气魄壮’,本邑进士王鼎有诗‘蓬台直境天台路,绝胜王维画里传’。如今园外的街巷仍叫五老峰。到了清代初年,沁雪石立在本邑大文学家钱谦益与柳如是的绛云楼前,钱柳有诗“沁雪摩挲新拜石”“洗罢新松看沁雪”。后绛云楼失火,就再没有沁雪石的消息。乾隆年间的邑人王应奎,《柳南随笔》中说,‘绛云楼火,并石亦烬,旋碎裂,失所在’。但是,三百年后的今天,我发现了这一宝物的踪影。公园只要略花人力,就可以给人民公园增光添彩。”

  果不其然,在曹先生指引下,一行人在瓦砾堆中,挖出了沁雪石,成了公园的镇园之宝。

  曹先生说完故事,我们半信半疑。他便把我们领出家门,去看现场。他说,他现在住的地方,就是清初钱谦益的半野堂。靠西围墙的三间平房是他家,前面一块空场,穿过空场便是个灌木林,都是海棠。林中有七个柱础石,有火燎过的痕迹,曹先生说这是绛云楼的地基。其东,一个瓦砾堆挖去大半,是沁雪石出土的地方。

  改革开放后,曹先生的书画被人们认可,他收藏的《蒙钞楞严经》《绛云楼书目》,在嘉德拍卖会上广受关注。中华书局出版的《明季北略》《明季南略》著名史书,就是参考了曹先生的藏本而出版的。七年前,曹先生驾鹤归去。

  今日虞山公园,游人如织。公园大道进到景深处,左侧有一“挹秀园”,是个盆景园,穿过此园,绕过游廊,为“环翠小筑”,前有一块场地,绿枫如盖,竹影婆娑,花木掩映下,一石屹立,便是沁雪石。能注意到这一奇石的游人并不多,知道发现此石故事的人就更少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