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边缘人
2017-11-13 18:04:32

文/桑飞月

  草地上,和朋友闲坐着聊天。她说,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不合群,像个边缘人。而且,这种感觉使她经常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

  我与她开玩笑,你跟我不是挺合群的嘛?所以啊,想问问你,有没有过边缘人的孤独感。我正经地想了想,说,有些人,正因为会沉思、会反思,所以无法把自己当成世界的中心。朋友听闻,笑了。

  《论语学而》中,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在那个混乱的年代,要想把握好正确的方向,并不容易。概约如此,曾子要不断地检点自己。晚年时,他对弟子说:“我的一生正如《诗经》所言:‘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说到底,这也是一种边缘人的心态。

  边缘人,作为一个心理学名词,最早由德国心理学家K勒提出。广义地讲,它是指在某方面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但在短时间内无法让别人理解的人。他们,通常都是精神上的先行者。不过,边缘也含有一些极端因素。所以,要不断地进行反思,才能更好地支配自己的行为。

  其实,被边缘的感觉,经常会在生活中出现。只是,性质有不同,感觉有强弱。朋友的边缘感,不是内向,而是难寻共语者。

  她讲,有次开会,结识了一女“作家”,以为是道中人,很开心。不料,女“作家”对她讲,其实自己早已不写东西了:“写作没落了,不适应这个社会。”“写作是对文化的传承。只是传播方式有所改变……”她试图进行委婉的辩解,但很无力,挡不

  住女“作家”的时尚气质:“社会变化太快,现在做电商才是发展方向。”

  “那一刻,我感到有旷野的风从身边吹过。”朋友感怀。

  还有一次,在兴趣班休息室里。一位家长提出如何让孩子多看点儿书:“将来好写作文。”她接过话茬,说:“是要养成阅读的习惯,它不单单对作文有好处……”就在这时,一位妈妈铿锵地说:“我才不要我家孩子那么辛苦,长大有个差不多的工作做做就好了,又不指望她养家,费那么大劲儿干吗?就算你现在养成了阅读的习惯,到了初高中,一住校,人家玩手机玩电脑,你也就会跟着一样了。社会就这样,对吧?”一时间,竟有好多人呼应。就这样,她再次被边缘。

  是的,环境具有影响力。但,正因为会遭遇各种影响,我们才更要学习鉴别与选择,做好自己。

  想起某次春游时的事。休息时,不谙世事的小朋友纷纷跑进商店买玩具。一位小女生,买了把又长又尖的簪子,给我女儿咪豆欣赏,且告诉她:“很便宜的,才十块钱。”咪豆跑来跟我商量——我跟队做义工。我问她知不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她摇摇头。听完解释后,她决定放弃。但是,每个小朋友都买了玩具,只有她空着手。我建议她再去看看,买个自己真心想要的。过了一会儿,她相中了一套迷你小茶具,但她的钱不够。我表示愿意借钱给她,她拒绝了。但很失落。

  我跟她讲,有时候,大家都在做的事,并不一定都正确,不一定适合自己,要坚持自己做判断。她点了点头,玩去了。我相信,她听懂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