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离一次,你成长一次了吗?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1-14 15:04:29

  葛斐又复婚了!她自己都觉得没办法理解自己,可又不能摆脱出来。自从四年前和赵旗拆伙,他们已经反复了三次。

  最初,葛斐是通过婚恋网站认识赵旗的。论个人条件双方都不错,一个IT男,一个金融女,收入谁也不输谁,地位谁也盖不过谁。家庭都是普通职工,父母都通情达理,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双,除了相遇晚了一点,其他都没毛病。年过三十的他们,谈了三个月就进入了婚姻的殿堂,别说父母长出一口气,他们自己也有种终于脱手了的感觉。

  婚后双方商定,要孩子这事不刻意,有了就生,没有就等,拼命工作抓紧还房贷,再趁年轻到处玩玩。虽然婆婆反对,认为年龄大了应该优先生娃,可拧不过这小两口只好作罢。

  第二年形势反转,不知是婆婆念叨的,还是赵旗自己转念了,反正他也认为应该先生孩子。一时间二打一的形式没变,可对象变了。葛斐一百个不乐意,与赵旗和他妈展开了持久冷战,没想到最终将他打到了单位新分来的实习生怀里。

  葛斐遵循我是新时代的独立女性,一不哭,二不闹,更不为你去上吊,不想过就滚蛋的原则。虽然心里也很痛苦,但坚决维护尊严,和别人争男人,我不丢那人。一周之内痛快利落地与赵旗分清财产办了手续,貌似潇洒回归自由。而赵旗呢,面对终于获得的自由,一时兴奋得感觉失真。他迅速跑去告诉实习小妹,咱们可以结婚啦!却在见准老丈人时被批得狗血喷头,对着赵旗咄咄逼人:“你凭什么说能对我女儿好一辈子?你前妻也是别人家的女儿,你当初是不是也说过要对人家好一辈子?现在遇到我女儿漂亮,岁数小,你就变心。那你们过几年她也会长大,也会变老,你到时候也可以说不和她过了吗?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妻子都不能保持长久的爱,怎么可能有好的事业?也不可能是善良的人。娶我女儿这件事,你最好不要想,如果非要办成,那就是与我为敌,你可以试试。”

  赵旗没娶到他口口声声的真爱,反而发现自己原来是个卑鄙小人。葛斐离得潇洒保持了尊严,可回到冷清的房间,没有一天不洒泪而眠。直到有一日,闲逛的他们偶然相遇,才发现都没放下彼此。赵旗痛哭道歉,表示要重新追一次葛斐,葛斐感动难当。一周后,他们重新变回夫妻,两个人幸福地宣布,再也不会分开,努力过好以后的每一天。为此,双方父母和朋友们,还为他们补办了酒席。

  然而,当他们坚信经历风雨的重聚,会让他们彼此珍惜时,却又迎来了离婚。复婚后的那段日子里,葛斐看不得赵旗晚归,也听不得他私下打电话,更不能克制翻他口袋查他手机的冲动。而赵旗呢,知道葛斐是因为过去的事一时走不出来,却仍然改不了招蜂惹蝶的毛病,虽说没闹出真的绯闻,却是酷爱与别的女人耍贫嘴逗风情。

  复婚不到半年,两个人已经打得鸡飞狗跳,两边家人劝得没了力气,婆婆一句:“要不生个孩子吧,有了孩子分神,你们就没时间折腾了。”葛斐一听,怒扯结婚证,认为这是他们家逼自己接受丑恶婚姻的损招儿!急火攻心之下,她拉着赵旗再次离婚。

  手续办完,两个人继续生活在一套房子里,不出三天就都后悔了。越想越觉得轻率,葛斐决定向赵旗道歉,赵旗欣然接受,两个人决定过一周再去复婚,因为他们怕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批评他们草率。

  这次复婚后,他们安静了一段时间,因为孕育了赵小旗,大家都处在迎接新生命到来的喜悦之中。这一次,所有人都相信两口子肯定能过好了,却不想赵小旗刚会走就成了单亲。可怜的孩子,刚出生两个月已经上过法庭,因为妈妈葛斐认为爸爸赵旗总是跟隔壁租房阿姨眉来眼去。赵小旗出生后经历了父母离婚大战,法院都快被他家踩破门槛了,法官看见他爸妈都头痛。

  一场婚姻来自两个心智不成熟的人,升温迅速,降温神速。葛斐容易冲动,动辄就提离婚。赵旗贪心,吃着碗里还要盯着锅里。如此轻易地爱,轻易地分,让他们身心俱疲,让孩子深受伤害。这次再复婚,赵旗说为了孩子要好好过下去,但他对改掉爱招女孩的毛病没有信心,甚至觉得这根本不算毛病,“我又没和她们睡觉。”而葛斐虽然表示努力控制自己的脾气,却也还是抱怨不断紧张过度,每每遇事还会大吵大闹口不择言。不知道这次他们的婚姻能否坚持下去。葛斐爸爸说:“你们都没长大,怪我们养育得太认真,照顾得太周到,根本没培养出责任感!现在,你们都当爸妈了,怪我们也晚了。是时候好好想想怎么对自己、对孩子、对家负责啦!离了那么多次,你们多少该成长点啦!”

  张晓彤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