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美文丨薛宝钗的反信号传递
来源:杭州日报 2017-11-14 16:24:55

  ■岑嵘

  中国有句俗语叫“财不外露”,这在经济学上可以解释为“反信号传递”。这种信号的传递其实更能体现一个人的涵养。

  《红楼梦》第八回中,“宝玉掀帘一步进去,先就看见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头上绾着黑漆油光的髻儿,蜜合色的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线的坎肩儿,葱黄绫子棉裙:一色儿半新不旧的,看去不见奢华,惟觉雅淡。”在第二十八回中,“(宝玉)再看看宝钗形容,只见脸若银盆,眼同水杏,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比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又呆了。”

  可见宝姑娘是不穿大牌服饰,不用奢侈品牌化妆品的。

  美国经济学家凡勃伦说:“服饰就是通行证,它具有证明支付能力的职能。”而薛家乃皇商巨贾,万贯家资。可是为何薛宝钗的服饰却“半新不旧,不见奢华”,那么她想从自己的服饰中传递什么信号呢?

  普林斯顿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迪克西特说:人们普遍在意发送自己有本事或有钱的信号,结果最有本事最有钱的人反而不发送这种信号,这就是经济学的“反信号传递”。

  在贾府中,薛家有钱又是人所共知的,因此聪明的宝钗不会通过服饰打扮来发送自己出身巨富的信号,她更在意发出其他的信号,通过她的简朴的服饰来传递她有内涵有修养的信息。

  《红楼梦》中这种反信号传递随处可见。比如贾政、王夫人内室“靠东壁面西设着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王夫人却坐在西边下首,亦是半旧的青缎靠背坐褥”,“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弹墨椅袱”。

  针对“半旧的”这三个字,脂砚斋曾批注:“三字有神。此处则一色旧的,可知前正室亦非家常之用度也。可笑近之小说中,不论何处,则曰商彝周鼎、绣幕珠帘、孔雀屏、芙蓉褥等样字眼。”

  在生活中,这种反信号传递我们随处可见。比如我们会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送微信。这些微信所表达的常常不是“真正的自己”,而是“希望别人认为的自己”。于是有人晒高档的餐厅,有人晒新买的名牌包包。然而那些真正有实力顶尖的人,却很少发这样的微信,你几乎见不到任何炫耀。

  日本的商务名片常常会简单到极点,没有任何嚇人的头衔。这些名片不是表示这个人不从事商业活动,相反,这正好说明他在他的领域中是如此成功和重要,以至于不需要对自己进行介绍。

  村上春树曾经受聘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客座教授,他说他住的教职员住宅地段停的全是生锈的二手皇冠,没了保险杠的思域等货色。谁要往里面停进通体闪光的宝马,就会不够得体。美国经济学家泰勒·考文曾经听自己以前的校长说,不信任某个教师的专业水平,原因就是“他穿得太好了”,让人怀疑他对政治领域更有兴趣,而不是学术造诣。

  摘自《杭州日报》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