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美文丨欧阳修的道理
来源:今晚报 2017-11-14 16:27:37

  ■开春长河

  宋代邢居实《拊掌录》记载,欧阳修与友人饮酒行令,要求每人作两句诗,内容须触犯刑律,且罪在徒刑以上。其中一人说:“持刀哄寡妇,下海劫人船。”另一人说:“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轮到欧阳修,他慢条斯理地说:“酒粘衫袖重,花压帽檐偏。”众人一听,大惑不解,问他为何诗中没有犯罪内容。欧阳修说:“到了这种时候,徒刑以上的罪也能犯下了!”

  欧阳修所言是有一定道理的,沉迷于花天酒地,入了花丛,醉了酒,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了。证之当今,落马的“老虎”“苍蝇”们,可以说几乎尽是“酒粘衫袖重,花压帽檐偏”的。腐败为“根”,酒色是“苗”。广州市原市委书记万庆良,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还到会所里面大吃大喝。安徽省原政协副主席韩先聪,在被立案调查的当天,其手机信息显示,还有两场饭局。有人统计,被查处的男贪官中95%都有“情妇”,有的女贪官竟然情人多达三位数。

  商朝大臣箕子,从“纣为象箸”预感到商纣的败亡,可谓“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见到一点苗头就知道它的发展趋向了。欧公的诗,也包含着同样的道理。

  古语有云,“世上无如人欲险,几人到此误平生”。一些罪孽深重的腐败分子,往往也是首先栽倒在不能“控制私欲”上,从生活作风不检点开始走上腐败犯罪的道路。“醇酒伤肠,美色伐性”,“酒色”是陷阱,为官者如若禁不住“酒色”的诱惑,那就必定腐败无疑。

  摘自《今晚报》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