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文史丨谭鑫培急智救场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1-14 16:35:08

  5月10日,是京剧大师、谭派创始人谭鑫培逝世100周年,他从十一岁起入金奎科班学艺,学的老生和武生,十五岁出科,随父亲在京城“广和成”搭班唱戏。后来处在青春期的谭鑫培嗓子“倒仓”,甚至在演出时被观众喝了倒彩自此不再唱老生,只演武戏。

  谭鑫培作为京剧大师,他有相当的艺术功底和临场应变能力,遇乱不惊。一次,谭鑫培演出《黄金台》,他扮齐相田单,因上台匆忙,忘了戴帽子。观众正瞠目结舌,谭鑫培也意识到忘了戴帽子,可是又不能返回再去戴,只好定了神,加了句定场台词:“国事乱如麻,忘了戴乌纱!”两句诗词,既针砭了剧情的时弊,又修补了现实的舛错。观众一听,便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纷纷报以掌声和笑声。

  在一回赴堂会演出时,谭鑫培演出的正是《文昭关》。这是春秋时期的故事,伍子胥全家被害,他只身逃到昭关,不得过关,愁得一夜之间须发皆白,所以,该戏又叫《一夜白发》。伍子胥乃堂堂武将,仪端威猛,出场时应腰佩长剑,这段的唱词是:“过了一天又一天,心中好似滚油煎,腰中空悬三尺剑,不能报仇也枉然。”谁知管行头的出了问题,马马虎虎地给谭鑫培挂上了腰刀,竟然也没有发现。待谭鑫培上了场,手扶剑柄时,才知道宝剑换成了腰刀。这时,锣鼓响处,过门已开,谭鑫培也只有硬着头上场,可是他却唱道:“过了一朝又一朝,心中好似滚油浇,父母冤仇不能报,腰中空悬雁翎刀。”他唱完了,台下观众还没明白就里,而台旁台后先叫起好来,管行头的更是大松一口气。

  谭鑫培不仅自己救场运用自如,就是其他演员出了差错,他也能凑趣应答,化险为夷。一次戏班唱《辕门斩子》,出了个小小的差错,扮演焦赞的演员未戴髯口,就上了场。台下一看,开始哄笑不断,演员自己急得无法,又不能下台改装,直给扮演元帅杨六郎的谭鑫培作揖。谭鑫培早已看出端倪,立马临场发挥,开腔一句问话,剧场马上平静下来。只听谭鑫培问道:“小小孩童,你是何人?”经谭鑫培启发,这位演员才应声道:“启禀元帅,我是焦赞的儿子。”“你来做甚,快唤你父来!”这位演员终于得救了,连忙回到后台,挂上髯口,一个“焦赞”就被换上来了。台下这才报以热烈的掌声和哄堂的笑声!

  刘永加(据《北京青年报》)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