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范培君制壶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1-14 17:26:33

文/陆一新

  宜兴一把壶,真是俏了起来。住在这里的人,仗着这里的好土,祖上留下来的制壶工艺,不愁没有饭吃。随便在街上走走,与你擦身而过的,或许就是一位厉害的制壶大师,出手一把就是上万甚至上百万。宜兴人,即使考上了名牌大学,学了时髦的专业,在外面兜兜转转几年,还是有人回来,哪怕开一个小作坊,制壶,来得心满意得。

  当然壶制得好,与学历关系不大,靠的是悟心,是用心。去丁蜀老街走走,就知道那些名满天下的大师大多是从小工坊里走出去的。壶如其人,壶真正做好了,这个世界不会欺你,该得到的自然会得到。这是我的朋友范培君告诉我的,曾经有一位大师这样教导过他,他得过大师的真传。范培君壶做得好,一把软提梁的《蛋包壶》,属清名家邵大亨款,经他潜心制作,断水、提手、出水流畅,神韵十足,气度不凡,获得了上海国际艺术节暨第十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金奖。

  范培君不易。他出身寒门,三岁得小儿麻痹症。父母倾其所有,带着他四处求医,终究还是落下腿疾。家里一贫如洗,还欠了债。每年春季青黄不接,母亲总要背着米篓子,东家借米,西家借粮。18岁那年,临近开学时,父亲手里捏着借来的钱,说,“三个孩子的学费,才凑够一个的,能开口借的亲戚都借了。”母亲在一边用衣襟抹眼泪。范培君是长子,他说,“我不念书了,挣钱供两个妹妹读书。”可是,一个有残疾的孩子,能做什么呢?幸好有个同村叔叔,在紫砂二厂做茶壶,说动厂长,收下了他。

  范培君身材魁伟敦实,大头大眼,剃光了头发,外形与臧金生版的鲁智深有几分相似,性格却腼腆,与他说话,总见他脸红红的,声音低低的,诚恳得近乎一团软软的紫砂泥,甚至让人感觉有些傻乎乎的。傻,当然只是错觉。内心恬静的范培君,冰雪聪明。看他制壶是一种享受,淡红色的木质圆盘匀速旋转,竹子轻轻拍打紫泥,刳空壶心的竹刀,以及几许相匹配的独果、明针、蓖只,划、剔、钩,全是削竹如刀与斫木为模的古拙与质朴。渐渐地,眼前花开了,月朗了,耳畔,还有百鸟朝凤的和鸣。任凭江湖多么深阔,他只在这方圆之间。

  硕果提梁的灵感是突发的。心思细腻的范培君,在南京一家宾馆,看到一幅题名笑口常开的画,画的是熟透了的石榴。寓意多好呀,他心想。回来后,立即着手做一把石榴壶。但紫砂壶做成笑口常开不免过于夸张,他请教汪寅仙大师。汪老师说,石榴也可以取硕果累累之意。他思考再三,用段泥做出了一把提梁壶,壶身饱满,本色的黄泥布满褐红色的斑点,像一只熟透的石榴,枝干一样弯弯的提梁根部点缀三二片栩栩如生的绿叶,更妙的是壶身的一边轻轻撕开了一块石榴皮,露出累累果实,俏皮而儒雅。

  范培君总是说,说我创造了壶,不如说是壶成就了我,是这块土地养育了我。他要帮助更多的残疾人立足这个社会。这些年来,他的工作室多起用残疾学生,供吃、供住,教他们做壶,再帮他们把茶壶一把一把卖出去。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