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真气
来源:扬子晚报 2017-11-15 16:36:16

文/弦歌雅意

  那年,单位分来两个大学生,小A和小B。当时在物资企业,大家普遍没有学历,单位进了大学生,还是比较稀罕的事。

  小A情商高,迅速融入工人的圈子。与他们称兄道弟,勾肩搭背,一起坐在树荫底下打趣过往的女同事,一起喝酒打麻将,有声有色。那香烟在嘴角斜斜地插着,俏伶伶地抖。

  小B落了单,但他仿佛没有被集体接受的意愿,闲下来就弄一本英语书看。在我们这种单位,我看一会儿《围城》,都被别人视作奇葩,小B天天这样不知所以地“用功”,就被看成一个笑话。

  如果相安无事也就罢了,但大家很不喜欢小B,并不愿意就此放过他。

  “嗨,哥们,跟男人们坐下来,歇会儿!”

  “嗨,哥们,在财务科跟那些娘们待久了,不会也变成娘们了吧!”

  工人们虽是性格粗放,但显然不是善意。小B大多时候敷衍着笑笑,有时低着头过去,好像这话跟他没什么关系。

  小B太骄傲了,他不肯面对现实。用某人的话说:“傲,有什么可傲的,现在大家都一样了,工资比我还少二十多块呢!”

  说心里话,当时我也是比较喜欢小A的。

  这种类型的骄傲,我堂哥也有。

  人家小B怎么说也是大学生,我堂哥啥啥都没有,他也傲。

  我堂哥,小个子,勉强够得上征兵身高的下限,其貌不扬。家里条件不好,送他去当兵,只能算是解决一份口粮。身边有那么多的“二代”,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轮不到他傲气。但他就是不扎堆,不去抱谁的大腿,只是训练起来比较刻苦。他是坦克兵,那年我大伯去探亲,他陪着吃了午饭,趁我大伯午睡,还烈日炎炎地去练习了一场。

  因为这个性格,他吃了不少人际关系的苦头。

  后来,物资单位大多解散,小A下了岗,如今到处打工。小B在单位解散之前考取了天津某名校的研究生,现在是省师大的教授,他脸上那若有若无的傲气劲儿,跟他的身份,终于配了。

  我堂哥在一次全师大比武中,得了第一名,为自己赢得了考军校的资格,现在肩膀上一串星星月亮。

  我们从小被教育:不要骄傲。

  其实,有一种骄傲,是人对自身有某种价值的确信。它跟虚荣不同。虚荣是希望别人误会自己有某方面的价值。

  或者,那是一种有武功的人胸中氤氲的那口真气。初始,更像桃谷六仙灌入令狐冲体内的那几股,不能驾驭,不免失于温和。一旦调剂舒齐,立即威力大作。

  没有法子,即使被骂太傲,他们也不肯好心地无视自己的价值,最终泯然众人。

  我暗自思省过:他们当时那种情绪,真的叫做傲吗?

  古人有诗云:手挥五弦,目送归鸿。

  若有所悟。

  人家眼睛里全是远方,心思不在当下的那点口角便宜罢了。

  套用当下一句网络上的话:你看谁都傲气,你有那么差吗?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